百分电子书 > 科幻·灵异 > 我就是阴阳先生 > 第一章 嫂子自杀
听书 - 我就是阴阳先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嫂子自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在我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回乡那年,我嫂子自杀了,因为和别村的男人搞破鞋被村里人发现,受不了村里人的指指点点,自杀了。

我哥知道这事后,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我哥和我嫂子从小青梅竹马,两个人感情好的没话说,按理说嫂子没有理由去搞破鞋,可事情却是这么发生了,容不得别人不信。

在我们村里搞破鞋的女人是没法给她办丧事的,也不能进我们的祖祠,但是村里人心地善良,就让邻村的端公(类似于阴阳先生一类的,给人算命驱邪的职业)给这些人找了一处风水还算不错的地方作为公墓,说是公墓,其实只是个简单的立块碑,埋个尸体的地方。

因为不能办丧事,所以这些事一天就做完了,我哥将我嫂子的尸体下葬后,就和我们回来了。

回到家后,我爹让我哥和我一起睡,我哥自然知道我爹的意思,就是不想让我哥回房间后想起和我嫂子之前的回忆难过。

第二天一早,我哥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按照习俗,我们得去拜祭一下嫂子。

虽然不能办丧事,但其他的规矩不能少,只是这拜祭,我爹娘和爷爷奶奶是不能去的,只有我哥和我能去。

我和我哥带着一些香烛就往公墓走去,可哪想到我们还没走到公墓,就有个村民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冲我们喊道:“不得了了,大春子,你媳妇儿的坟给人刨啦!”

我哥一听,立马火了:“狗日的,谁他妈干的?”

那村民又说:“我也不晓得,我一大早赶去种地,可没想到经过那块地的时候,发现周围到处都是黄土,而且有一个坑,我心想那不是昨儿个你们刚埋的媳妇儿吗,走过去一看,好家伙,连棺材都被打开了,里头的人也没了,吓得我赶紧跑来通知你们,哪晓得在路上碰着了。”

我哥骂了一句,赶紧拍了我一下,往墓地跑,等我们到那边后,果然和村民说的一样,棺材被打开,而我嫂子却不见了!

“哪个狗日的把老子媳妇儿给挖走了,要让老子晓得,定要他死。”我哥把香烛狠狠地砸在地上骂道。

“哥,这儿好像有几个字。”我看了看土里,发现有几个歪歪斜斜的字。

我哥一看,说道:“大春,逃?月儿要我逃?什么意思?月儿,你在哪?”

我一听我哥的话,就觉得背后一凉,赶紧说道:“哥,这事还是先回去跟爹娘说一下吧,怪可怕的。”

我哥似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不停的朝着周围喊道:“月儿,你在哪,你快出来啊,我是大春啊,你别躲了。”

就在这时,我爹娘和爷爷奶奶都赶了过来,估计是那村民报的信,看到这一幕后也皱了皱眉,我爹把我哥拉了回来,爷爷则让我爹先把棺材盖上再把土盖好先回家再说。

“这事就不要管了,多留意一下,能找到人就找,找不到就当做没发生吧。”爷爷说道。

回到家后,我哥就像是疯了一样,时不时的冲着一处笑,还不断地和空气说话,我一叫他,他就骂我。

“小源,你哥最近心情不太好,你多关注关注,可别到时候出事了。”我爹拍了拍我的背,说道。

我点了点头,一想到我哥的奇怪表现,我就觉得害怕,也很不解。

因为我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是不信世界上有鬼的,所以我觉得我哥应该是思念成疾。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哥就和爹娘说出去一下,可到了后半夜都没回来,我娘放心不下,想去找一下,可我爹说大春那么大的人了,还能在这丢了不成?肯定是去哪里坐着散心了。

我娘心想也是,就不管了。

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就出事了。

我爹是家里的顶梁柱,很早就得出门务农,可一打开门,突然大叫了起来,而我们也都被我爹的叫声吵醒了,穿上衣服跑出来一看,也都吓得不轻。

门外的是我嫂子,她的两只手被红布料绑了起来,整个人也被红布料横吊在了房梁上,眼睛瞪的老大,浑身没有一件衣服,披头散发的,凹凸的身材表现的淋漓尽致,但却无不显露着诡异,地上还有着一滩血,被绑着的手还指着门边的一个角落,爷爷看了过去,一个血红色的“逃”字。

我浑身一抖,想起昨天我哥和我在墓地的时候我嫂子坟边的土上也写着逃,难道我嫂子知道什么?

“这倒霉的背时鬼,生前偷汉子,死了还不肯放过我家,还要来吓我们,看我不打死她!”

奶奶是个暴脾气,见到这情景就拿起边上的扫帚就要去打我嫂子。

就在这时,有个村民大喊着跑了过来,看到门口的景象,啊的大叫了起来,一下子摔了,想跑,被爷爷叫住了,爷爷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跟着政府打过仗,很快就缓了过来,拦住了奶奶,随后对那村民说道:“狗日的二狗子,大清早的鬼喊鬼叫什么。”

“不大春他爷,大春是的,我早上去务农,经过那地方的时候,看到了大春子躺在他媳妇儿的坟前,开始我以为他睡着了,可我走过去一看,发现他他眼睛鼻子嘴都流着血,而且而且我用手探了一下他的鼻子,发现他没气了!”说完,二狗子也不管爷爷生气与否,直接连滚带爬的跑了。

一听我哥没气了,我奶奶两眼一白,也昏了过去,我赶紧将她扶住。

爷爷深吸了一口气,道:“快,赶紧去找端公来看看,然后让人把大春给抬回来!”

我爹点了点头,先将我嫂子从房梁上解了下来,随后我将奶奶和我娘放在了床上,就去村里张罗人抬我哥,我爹则去邻村找端公了。

这个端公姓李是我们村和隔壁村唯一一个懂一点这个的,也学了点文化,会治一些小病,所以我们有什么事也都会找他。

李端公来了我家后,看了看房梁,又看了看我嫂子,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事麻烦了,不好搞。”

我爷爷一听,顿时觉得没救了,人都有点飘了,我爹倒是听出李端公话里的意思,只是不好解决,不是不能解决,于是赶紧问:“李叔,这是咋回事啊,怎么会突然这样的?您要是能给我老赵家解决了这事,您要多少钱,您开口就是。”

“哎,这不是钱不钱的事,这是有损阴德的,严重了会折寿的。”李端公叹了口气,说道。

我爹听后直接跪下了,而我身为人子,自然也得跟着跪下,“李叔,我们全家都给您跪下了,只要您能救我们家,您要什么我们都答应。”

李端公受不住那么多人给他跪下,于是叹了口气,只好点头答应。

“你们把这事的来龙去脉都告诉我一下吧,否则我也没办法。”

随后我爹看了爷爷一眼,将这两天的事都说了一遍,李端公听着听着眉头就皱了起来,良久才说了一句我们听不懂的话:“解铃还须系铃人。”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