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电子书 > 游戏·竞技 > 网游之何方神圣 > 第十四卷 真名真命,势不可挡 第十节 斩断本我寻找自我返归唯一真我
听书 - 网游之何方神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四卷 真名真命,势不可挡 第十节 斩断本我寻找自我返归唯一真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六御分为:御器、统御、逐御、君御、衢御、和御。

御器自然不用说,统御则就是指挥战术等等,逐御是玄造拆解各种法器、宝物等等,君御是战斗真术,衢御是大范围的攻杀布阵,和御是对风雨雷电等等自然或非自然属性的驾御。

胡山雕读的自然就是御院,他选的是“和御”,道珠接入“少昊山”修真大学网后,很快就为胡山雕制定了大一的“计划”。20万星币还是物有所值的,胡山雕依照这张“计划表”选择其它课程。

少昊山要求学生“一院二系,五院六系”,也就是胡山雕选了“和御”后,还要在“器、统、逐、君、衢”选两系为副业,在“礼、乐、射、书、数”五院选择三系,总共九系学业,而九系不是说九门,而是数十门课程。

普通大学自然不会这样为难学生,修真大学也并非为难学生,这数十门课程里有大半是属于“修炼”指标的,修真不就是修炼吗?如果连修炼都不达标,那还修什么真?

弹了弹满满当当都是字的计划表,胡山雕又付了10星币,从“道珠”那里获得一张“课程表”,这张“课程表”跟“真名注销计划表”是很完美的配合,但看了看时间后,胡山雕不感觉自己的修真大学生涯不会太美妙。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诀”(灰品)、“斯人诀”(白品)、“任人诀”(绿)、大人诀(蓝)、降(将)人诀(紫)、天人诀(橙)。

要将“少昊山”免费推广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诀”提升品阶,就要参加“昊劫”,“昊劫”是属于“少昊山”西南的一处“凶地”。

有洞天福地自然就有“凶地恶境”,前者都是有主的,偶尔会开放让别人进来碰碰运气,后者则就是无主之地。洞天福地其实就是由“凶地恶境”转化而成的,“少昊山”的“昊劫凶地”之所以开放,就是想靠“学生”消耗掉“凶地”的种种危险。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昊劫凶地”基本上都是大五或大六的学长常驻地,只是不管哪个年段的,只要进去就得签“生死纸”,然后获得“昊劫徽章”。

“真名注销”计划里,胡山雕获得“斯人诀”的话,会获“2%”的注销进度,“任人诀”是4%,大人诀是6%,降人诀是8%,天人诀是10%。单是修炼该诀,就能让胡山雕获得30%的注销进度。

归真历三十三年九月十日,已经把自己安排的满满当当的胡山雕登上“少昊山”缆车,一路观赏着风景抵达“昊劫院”。

“昊劫院”占地面积较大,来来往往的学生也很多,校服都是一样的,并没有说“大一”有“大一”的校服,也就不存在别人看到胡山雕时,发现这小子是大一新生。负责登记与签“生死纸”的工作人员,同样也没有大惊小怪,又不是他的命,他关心那么多做什么。

获得相关凭证后,胡山雕就往往“传劫所”,那里已经有数千上万的学生等着“传送”,胡山雕等了35分钟才随同一批的人进入,随后就是10分钟的传送时间。

“传送”对于“修真者”也是有一定伤害的,但只要“真气”充沛则就不会有什么隐患。

10分钟的传送最少需要1000点真气抵销,胡山雕的真气值是70点,但他有“枭雄”跟“力拔兮山气盖世”,“枭雄”太过显眼,扛着“力拔”旗枪就由它来承担“传送”的损耗。

枭雄与力拔都是有“位格”的法宝,而且位格并不低,但受胡山雕位格的影响,它们目前的位格都是“灰”,所发挥出来的能力也就不多。

虽然是同一批传送却并非一起投放到一处,偶尔也会有三五人会在较近的范围,但基本上都是会被打散的,并且都是随机投放。不过,“昊劫凶地”已经被探索了30年,总有些地方被探索出来,也就有了“昊劫地图”的出现。

胡山雕之前征服“太清”洞天花了四百多天,这还是他拥有“太清山”界碑的情况,由此可见“太清洞天”范围辽阔。昊劫凶地是“少昊修真学院”自我的,它究竟是什么“名”却是无人知道,30年的探索都还不知道它的名,可见这“凶地”也是相当辽阔的。

周围的真气非混乱不堪,这是因为“时光与空间”交错流转,上一秒还在河边,踏出一步后就有可能进入一段“时光”幻象中,又或是进入一个“空间”中,但基本上不会有“时空”的存在。

嗖,一道流光不知从何处降临,精确的击中胡山雕,根本闪避不开的胡山雕也就被拉入一段“悲之时光”。

黄纸漫天飞舞,白幡林立,哀乐在望不到首尾的队伍中奏响着,这是一支庞大的送葬队伍,死者显然深得人心,空气中弥漫着实质的“哀伤”。

胡山雕一出现就被这股“哀伤”所笼罩,但这股“哀伤”被他送入“道珠”内,道珠是“弑名”法宝,而从它能够列出“真名注销”计划,就知道它是具备“弑真名”的层次。

而从它又能够为胡山雕列出“学习表”,意味着它具备超强“智能”,胡山雕就是它的“真身”。至于“星币”索取则就是“道珠”需要的给养,它不可能毫无消耗的为胡山雕提供帮助的。

被送入“道珠”的“哀伤”立即就化为无数的文字,文字又在轰然爆炸中形成数量不明的“组合”,这些“组合”具现成人、兽、兵器、山川等等,在“道珠”内肆虐,然而,在“弑名”的汪洋中,一切皆为徒劳。

随着如同实质的“哀伤”不断减弱,哀乐的声音不断降低,望不到首尾的送葬队伍也在不断减少,最终只剩下一具漆红,形状奇特的“棺材”。“棺材”在稀薄的“哀伤”中隐约有消散的迹象,但它是组构成这段“时光”的核心,它不可能就这样轻易的消散。

胡山雕倒没有多紧张,一是他拥有道珠,一是这属于“非本时光”,所谓“非本时光”,简单的说就是没有“自我意识”的混乱时光。如果是“本我时光”的话,就不会如此轻易的让胡山雕净化“哀伤”,“本我时光”就是“归真星君”的一段记忆具现。

胡山雕若也是“归真星君”的话,他也会留下大量的“本我时光”,而这些“本我时光”都有独立“思维”,彼此敌视、吞噬、融合,并不断寻找“胡山雕”这个“真我”。

胡山雕有空走神,说明“棺材”对他的威胁并不高,然而,就在胡山雕要将“棺材”拉进“道珠”时,一道人影凭空出现。

胡山雕立即停止操作,枭雄骤然出现在他“胯”下,“力拔兮山”旗枪也同时出现在他手中,没有丝毫征兆,枭雄冲锋。枭雄与力拔都是能够“穿越”空间的“法宝”,它们本身也是“空间”法宝,而胡山雕是“命修真”,命修真就是对“空间”的掌控。

仅是一息,胡山雕的“力拔”旗枪就刺透那凭空出现人影,并随着“枭雄”强大的冲力,将这道人影“撞”出“哀之时光”。终究是没有多少的“真气值”,胡山雕仅能将那人“送”出去,接下来就是赶紧“净化”哀之时光。

嘭嘭嘭,凭空出现的身影非常狼狈的撞在一棵树,并无法止住下坠,而连续碰撞着枝干,哎哟哎哟的痛呼声此起彼落,终于是落地,却不料地面枯叶中隐藏着一团“时光”,曹菅野大叫一声“谁特么暗算我”,就进入了未知的“时光”。

时光偶有隐藏,停驻,但时光终究是流淌的,并不会在某地逗留太多,也因此,胡山雕破掉“哀之时光”时,出现的地方就不是原来之处。

时光内所得皆是“信息”,要将其具现出来就要进行分析破解,整理融合,最终获得到什么样的“奖励”,则只有获得者自己知道。

胡山雕从“哀之时光”里获得约2万左右的“真意”,一张“材官蹶张”具现图,“真意”就是“真气值”增涨的经验,但需要修真诀进行提炼,转化。

“材官蹶张”是一招“真术”,伪法相,通过“观想”将其烙在“本命或本名”内,战斗时将其“具现”出来。具现出来的“材官蹶张”脚踏巨弩,能够跨越“空间、时光”攻击敌人,但消耗也是非常大的。

虽然“少昊山”禁止同门相残,但“昊劫凶地”实际上并不在“归真五洲”疆域内,而是一个独立的区域。基本上这种时光与空间并存的区域都是统称为“洞府”,有主的则称为“道场”,无主的则就是“洞天社地、凶地险境”。

在“昊劫凶地”内发生的一切都无法被外界所知,但“少昊徽章”却是能记录相关的,而它主要作用是“探索进度”。胡山雕一边感知四雕,一边小心翼翼的行进,“少昊徽章”自动记录他所经历的一切,但他可以删除“少昊徽章”内的记录。

空间以“线”交错纵横,时光以“点”影影绰绰,“灰白绿蓝紫橙”代表着它们的危险度,但“灰阶”空间或时光也有可能存在“本我意志”。“本我空间或本我时光”是会主动攻击的,而不象“非我”空间或时光纯粹的随机。

点点萤火突然出现在胡山雕附近,在距离足够近时,密密麻麻的萤火朝胡山雕冲去,随后萤火撞在一起。但在点点萤火浮现时,胡山雕水已经感知到,他此时仍然是骑着“枭雄”提着“力拔兮”,也因此能够直接“破开”时光。

胡山雕敢闯入“昊劫凶地”就是依仗“道珠、枭雄、力拔兮”,道珠无需多说,枭雄与力拔兮都储存着大量“真气值”,从而弥补胡山雕“真气值”过低的缺点。但胡山雕也不愿意无意义的消耗,就比如此时主动攻击他的“本我时光”。

闯入“归真五洲”的“本我”是很被削弱80%实力的,这也是胡山雕能在“夸因街”干净“太清本我时光”的原因。但在“归真”之外的区域,“本我”并没有被削弱,胡山雕虽然可以借助三件“法宝”,损耗却不是他愿承担的。

因此,破开“时光”圈的胡山雕,骑着“枭雄”扬长而去,攻击胡山雕的点点“萤火”却是不甘心的飞舞,旋转,只是感知不到胡山雕的存在,最终,密密麻麻的萤火汇聚成一道人影。

人影做出双手托举的动作,密密麻麻的萤火再次冲天而起,并在空中爆开朝四面八方坠落。绽放着微弱光芒的“人”缓步行走,时不时挥手斩断随机接近的“空间线”,时不时融合触碰到的“时光点”。

约一个小时后,人影停步并做出仰首状,声调略显古怪的说出“大雕”,话音未落定就爆炸成无数的“时光点”。数不清的“时光点”腾空飞翔,并在二十分钟左右后骤然坠落,在即将与地面接触时,重新化为“人”形。

胡山雕没想到隔了一个小时半还能继续遇到这股“本我时光”,他正准备再次“破空”而去时,听到古怪声调的呼喊“大雕”。大雕这个化名其实比“胡山雕”还要广为所知,胡山雕也就不知道这个“本我时光”究竟是哪个熟人。

不过,受破除“尘封”的影响,前尘断绝,能够记住“大雕”的也只有洪荒星君们,而洪荒星君当中跟胡山雕真正谈得上熟悉的,也只有黄弓蛇、离帝、鸿图泽等几位。

胡山雕感知这股“本我时光”并没有杀机,也就暂缓“破空”的举动,尝试的说“黄弓蛇”?

“本我时光”原本模糊不清的“五官”,在“黄弓蛇”的名字被胡山雕喊出来后,顿时清晰,确实是黄弓蛇的“脸”。随着“五官”清晰,身体其他部件也开始凝实,最终成为真正的“人”,而不再是“时光点”汇聚而成的“人影”。

确定是黄弓蛇后,胡山雕就幸灾乐祸的说,你怎么被归真成“时光”了?

黄弓蛇是“先天本命”物种,他若是“归真”出错则应该成为“空间线”,但如今却是成了“时光点”,说明他是被某位“先天本名”暗算的。但这位“先天本名”也难以抹杀黄弓蛇,就打散“黄弓蛇”的本命,即是将黄弓蛇的“灵魂元魄”信息化。

要想解除黄弓蛇的“信息化”,就需要有人喊出黄弓蛇的“名”,但黄弓蛇能否遇上可以喊出他“名”的人呢?最重要的是,黄弓蛇的“灵魂元魄”被“名”化,黄弓蛇就处于“空间与时光”混乱的状态,他就算遇到熟人也是无法“求助”的。

“我不知道”,黄弓蛇不知道谁暗算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看到胡山雕时,为什么会出现统一而清晰的“大雕”二字。

胡山雕猜测这跟他并不是纯粹“归真”有关系,归真就是将以前修炼的错误斩断、剔除,也因此除了“知识信息”存留,其它的人事皆被斩断。黄弓蛇也因就算遇到熟人,熟人也无法“喊”出他的名,而“黄弓蛇”目前的状态,跟胡山雕相似,即不纯粹的“归真”。

黄弓蛇属于“半归真”,胡山雕则就完全不“归真”,也正因为是“半归真”,黄弓蛇才保留着“大雕”的前尘,他若是完全“归真”,也就不存在被“暗算”。

“在星海时,遇到过美氏玉及其他的修真种,我想就是那时被种下了暗记,从而在归真时才会被暗算”。黄弓蛇恨恨的说道。

“你在前修真宇宙时必然仇家遍地,才使得归真时被仇家暗算,我觉得在星海出现的修真种不是你的仇家就是婴龙座的仇家,搞不好婴龙座如今也是你这样的下场”。胡山雕乐呵呵的分析着。

“但归真时如何暗算我呢?要知道,归真后,前尘皆断,就算是前修真时代仇深似海,如今归真时代见面亦难有恨意”,黄弓蛇有些不解。

“暗算还不简单?斩断前尘必然诞生数量不明的本我,本我虽各为主体却拥有相同的前尘,与你之间的仇恨自然也就有了。话说,你现在是什么我?”

本我、自我、真我,称为“三我时空”。

此时的“真我”就是指“返朴归真”后的“我”,是斩断前尘分化出无数“本我”的“我”,独一无二的“我”;本我则就是分化出现的,数量众多,相似却又各不同的“我”,而“自我”则前尘未尽,归真难返。

通俗的说,就是某位被贬下凡的神仙,尘缘未尽无法回归仙班,此时要做的就是斩断或了结尘缘。而对于无数“本我”而言,这就是夺取“自我”展望“唯一真我”的机会,所以,黄弓蛇此时的处境是很危险的。

胡山雕问黄弓蛇是否知道“材官蹶张”,黄弓蛇不知,但问他是否知道“漆红,蛇状”棺材时,黄弓蛇脸色就变了,他没有回答是不是知道,而是重新打量起四周。胡山雕一看黄弓蛇这样的举动,心中就欢喜了,此处凶地属于黄弓蛇的几率很高。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