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电子书 > 历史·穿越 > 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 > 第40章 托梦
听书 - 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40章 托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庞德捏着一个绢包,一脸茫然地骑上战马,凭借本能踏上北行之路。

他是个擅长猛进的勇士,并不擅长思考阴谋,不明白关羽和刘禅到底是在搞什么东西。

逃得一劫,反倒让庞德心里更是患得患失。

一路北上,庞德遭遇了不少曹军的溃兵——

没错,是遭遇。

见身骑白马,携带武器和干粮的庞德赶路,不少溃兵都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

发现庞德在思考人生,好多人哇哇大叫着朝庞德扑来。

“兀那汉子,不想死的,下马快走!”

庞德勒马,看着一群士兵满目凶光的狰狞模样,

他叹了口气,从马上跃下,道:

“尔等是何人部曲?”

“嘿,我等乃吕常吕将军麾下,

识相的,赶紧滚吧!”

吕常也败了啊……

吕常就任章陵太守多年,一直军纪良好,完全不似其他魏军一般暴虐不仁。

可现在他麾下的士卒一个个都变成了饿狼,赤着双目四处抢掠百姓,

可见吕常也遭遇大败,已经无力约束部曲。

庞德感叹一声,道:

“吾乃立义将军庞德,速速让开,不得有误。”

庞德拿出自己的名号,原以为这些士卒会知难而退,

没想到这些人先是一惊,随即各个面露狰狞。

“原来是叛将庞德,斩了此獠,曹将军必有重赏!”

叛将……

我特么刚刚被俘,叛将的名声就已经传到这了?

那些士兵嗷嗷大叫,各个挥刀朝庞德杀来,庞德倒是表情不变——

他早就想找借口杀了这些掠夺百姓的匪类,

现在他们找上门来,就不能怪自己杀害同僚了。

呵,一群蠢物,想杀我庞德难道不会稍稍用计,

战阵之上,便是你们齐上又有何用?

几个兔起鹘落,庞德已经斩杀数人,

剩下的溃兵见势不妙,赶紧转身就跑,

庞德骑上白马一路猛追,将那些人一一斩杀,又纵马踩死几个灼妇兔挥姓饷春玫脑似詈蟮募业自诟位脑庥稣街斜怀沟状蚬猓负跏侵簧硖踊亟摹br/>

廖化要不是忌惮江南的吴军会突然对自己发动攻击,早早就率军跟着文聘去江夏撒野了。

曹仁死战一夜,发现关羽原来不在正面战场,顿时火冒三丈。

他不顾一切命令手下士卒进击,一定要跟赵累决一死战,

手下诸将苦苦哀求,这才勉强把曹仁拉住。

万般无奈之下,曹仁只好收拢人马不断北撤,将好不容易控制的汉水防线再次拱手让给了关羽军团。

“曹仁匹夫此战大败,襄阳、樊城必然空虚,这是千载难逢的北伐时机。

阿斗,这有你的功劳啊!”

开赴江陵的大船上,关羽接到赵累和廖化的奏报,顿时喜形于色,不住地拍着刘禅的肩膀,赞赏刘禅的泼天之功。

刘禅被关羽拍的肩膀生疼,也只能咬着牙苦笑道:

“二叔,我放了庞德,你不会生气吧?”

关羽朗声笑道:

“庞德是被你手下部曲生擒,

你来处置,自然再好不过,我为何会生气?”

“不过,你得跟我说说,你为何要放了此人?”

刘禅打起精神,认真地道:

“庞德长兄追随家父,颇为勤勉,

我若斩杀庞德,岂不是令亲者痛仇者快?

便是这一节,我便不能杀他。”

“哦,那为何不关在江陵?

等日后送回成都处置?”

“这个啊,”刘禅挠挠头,

“庞德处处与我军为敌,若是在江陵好吃好住,小侄还心有不甘。

我想庞德原属马孟起将军,此次被我等释放,以曹仁的脾气定不敢大用。

如此相安无事,他日战场相逢,庞将军总不会不计活命之恩,对我等痛下辣手吧?”

关羽哈哈大笑,道:

“汝这小儿,倒是心性不错考虑颇周,

也罢,汝便留在江陵吧!”

关羽也知道兴复汉室绝不是旦夕之功,

他和刘备都六十多岁,也不知道哪天就会突然挂掉,

阿斗若是能成长起来,真是大汉之福啊。

“嗯,还有一件事,

到了江陵,你的军需要尽数自己看好,

尤其是那工兵铲,绝不能遗失,明白吗?”

“江陵的窃贼很多吗?”

“哼,江陵挺奇怪,没小贼,却有大盗,当真令人厌烦。”

·

乘坐大船,刘禅一日就抵达江陵,

南郡太守糜芳早就等候在岸边,

一见刘禅,他便热情地迎上去,一把抱住刘禅,颇为激动地道:

“阿斗哟,早就听说你要来,可想死舅父了。”

刘禅小的时候一直很受糜芳照顾,对这个舅父从来颇为亲切,

可刘禅一路上都在琢磨糜芳背叛,导致关羽土崩瓦解之事,

他心中惴惴,虽然脸上在笑,却笑的言不由衷,让糜芳心中一惊。

这,难道关羽这厮对阿斗说了些什么。

“阿斗参见舅父。”刘禅恭敬地行礼,

他见糜芳一脸凝重,知道自己刚才笑的言不由衷,已经让糜芳这样饱经人情世事之人看出了破绽。

刘禅大脑急速飞转,立刻道:

“舅父,我梦见阿母了。”

“蛤?”糜芳愣了。

刘禅是刘备的妾室甘夫人所生,

而历史上根本没有糜夫人投井之事,

早在刘禅出生之前,糜夫人就已经去世,刘禅压根就没有见过她的任何机会,怎么会做梦梦见。

糜芳心虚地道:

“是孙夫人,还是吴夫人啊?”

刘禅认真地摇摇头,道:

“都不是,就是阿母。

阿母从身后抱着阿斗,说舅父要遭东吴毒手,定要阿斗来荆州提醒舅父。”

糜芳脑中嗡的一声,差点站立不住。

前几天关羽诈伤,也把糜芳给骗过。

糜芳心道关羽药丸,要是曹军打进来了,自己总不能投降杀害自己亲妹的仇人,

于是抓紧跟东吴眉来眼去,还得到吕蒙的亲手书信,说愿助糜芳一臂之力。

嗯,更早之前,糜芳就跟吕蒙有密切的书信往来,

两人经常在信上一起吐槽关羽,互通有无,算是亲切的笔友。

此事他做的颇为隐蔽,连关羽都只知道他跟东吴做生意,不知道他已经把生意做到了吕蒙那里。

嘶,不会是关羽告诉阿斗,说自己跟东吴有什么买卖,

阿斗这小子拐弯抹角来劝我的吧?

想到这,糜芳微笑道:

“阿斗乖,告诉舅父,梦中是谁要害舅父啊?”

刘禅认真地道:

“阿母说,要害舅父的是江东陆郎,

若是舅父遇见陆姓为将,一定要千万小心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