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电子书 > 奇幻·玄幻 > 嗜血战帝 > 第一百零一章:刀道入圣?
听书 - 嗜血战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零一章:刀道入圣?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铁力,一手握流光符石,一手掐住剑指,如是在描绘书写着一种难以看懂的玄奥文字,那原本苍白的脸,此刻更是白的无血可怕。

他双目灼灼注视着手中的符石,手中舞动着奇妙的指路,看得燕红尘那是暗道奇妙。

符师,一直是一种让人崇敬又神秘的存在,因为修炼符师需要极其别样的天赋,所以在这世间符师才会如此的稀少,刻画符咒不但需要异于常人的定力,更要常年累月的锻炼准确拿捏力。

若是换了燕红尘,他还真没有这个心思去修炼这门严峻的细心功夫活。

在铁力的刻画后,符石原本淡淡的白光变得璀璨,随着白光越来越亮,燕红尘感觉身体也开始脱离了地面,被周围瞬息万变的事物冲击得一阵意识迷糊。

良久,这一切才停了下来,铁力脸色苍白得盘坐在原地,燕红尘心中明白,铁力恐怕是身体到了极限。

抬起手掌,运转功法,将嗜血诀的霸道血气灌输到其体内,那灰白布衣身体上遍布伤痕和近乎死寂的躯体,如同得到了雨露滋润一般,不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而铁力本人也在不断的恢复活力。

心中不免大呼神奇,真不知道自己这个师弟修炼的是何等强大的功法,自己原本因为吞服剑池灵液的气海伤痕,竟然也被他输入自己体内的霸道血煞力量修复得七七八八。

转眼半个时辰过去,燕红尘这才停下手中的动作,而铁力也渐渐恢复了过来。

铁力站起身,转身看着这个小师弟,感激得拍了拍燕红尘肩膀,道:“小师弟,事不宜迟,咱们要快回宗门!”

燕红尘:“好!”

眼前正是宗门山下的一条小瀑布,铁力道:“这就是回宗门的密道。”

二人纵身飞入瀑布,没入冰凉的水中,铁力抓住燕红尘的手,一股力量打出,瀑布中一枚巨大的符石被激活化作一团巨大的漩涡,伴随这一股力量冲天而起,瞬间将两人身影席卷而上,直到冲上洗剑阁的剑塔后方水潭。

久违的洗剑阁,燕红尘踏在乱石的剑墟中,放眼都是往日的熟悉,可如今没有多少时间感慨。

过去平静的青影宗山,此刻响彻着震天的兵器交鸣,还有那参杂其中的喊杀声,使得二人的心不由沉重几分,从巍峨的洗剑峰往下看去,只见宗门祖剑大殿外一片混乱,大批量的黑袍人冲杀而上。

青影宗四位阁主人物,分别带领着弟子坐镇祖剑大殿外,以及宗门外宗长老和众多弟子也在其中,在大批量的黑袍人不断进攻之下,青影宗明显此刻是防守的一方。

铁力迅速掐碎一枚传音符石,紧接着宗主山峰处,一道身影迅速赶来。

转眼间便来到了洗剑峰上,青沐阳一身灰黑色的布衣,还是一副默不作声的面容神色,可这种面容透露出来的表情,却不是以往的云淡风轻,而却像是焦灼满面。

青沐阳,不悦哼道:“两个小子,怎么如此慢?再晚一步就没有你们什么事了,随老夫来。”

一阵飓风将两人托起,迅速飞向了宗门历代宗主所在的住处山峰,还是那间简陋小院。

院中石桌前一身白发白衣的青沐风端坐在那,早已不见过去的红光满面,换之却是如同一名垂暮老人,他疲惫地睁开双眼,显然这次被刑成空暗算受了很重的强势,早不见往日那个硬朗的模样。

当看到燕红尘等人来到时,他才强颜慈祥地一笑,道:“小伙子,力儿,都回来啦?”

燕红尘赶忙上前行礼,道:“见过宗主,小子来迟,还望赎罪!”

青沐风,呵呵笑道:“无妨,你且随老夫进来。”

说完,一老一少走进了木屋中,青沐风将墙上的画卷拿下来,交给了燕红尘。

“你将这副画带到祭祀祖剑大殿,随后你试着再次沟通祖剑,祖剑有灵,定会感应到宗门的危险,从而自行启动护宗大阵,这祖剑乃是宗门的阵眼所在,届时青沐阳大长老会随你们一起开启护宗剑阵,那便可解决宗门目前燃眉之急。”

燕红尘看着手中描绘着红莲剑帝和青影剑尊的画,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弟子领命!”

交代完一切后,青沐风命青沐阳和铁力随燕红尘去向祖剑大殿。

小院中也留下了青沐风一人,他看着三人离去的方向,心中不由叹道:东域的宁静或许也是要到头了,唉……!”

青影宗一直等待那位带着红莲剑帝传承的人,如今在这青影宗最落寞的时代,终于是等到了燕红尘带着泣血剑而来。

青沐风哪里能不注重,若无红莲剑帝留于画卷中的那道剑意,即便启动祖剑也是于事无补,宗门大阵能挡住一时,也挡不住一世,始终会被血魔教大军击破。

祖剑只是一件兵器,即便生出了剑中灵智,又如何与血魔教大军斗?

唯有,燕红尘激活那副画卷中的剑帝无上剑意,方才能够击退血魔教大军,乃至重创至灭亡。

然而,这样一来剑帝传承重现大陆,也必将会引起腥风血雨,这一切可能也会导致青影宗的又一场大劫难。

如今青沐风一身修为已然不复存在,形同一个普通人,所能寄托的也就是燕红尘手中那副画了,如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如此快下此决策。

当时刑成空约战之时,青沐风本没有太放在心上,谁知刑成空竟是请动了那名外援,淬不及防之下,青沐风被他二人偷袭,故此才伤得如此之重。

如果他一身修为还在,血魔教如何猖狂也不敢正面与青影宗硬碰硬。

世间之事,冥冥中自有安排,青沐风也不再多想,拿出一颗丹药服下,继续闭上双眼盘坐在石凳上。

另一边的青影宗山门,血魔教大军正与青影宗斗得火热,血魔教主刑成空是一名身着黑色战甲的英朗中年汉子,说来也是奇怪,他的容貌竟和刑绝相似十分,果真是血脉强大基因精纯。

刑成空云淡风轻地看着眼前双方厮杀的场面,犹如是与他丝毫没有关系一般,手中握着一葫芦好酒细细品味。

他端坐于一张黑龙大椅上悬浮在空中,旁边虚空间立着一名身负大刀,头戴斗笠而看不清具体容貌的肌肉壮汉,而其右边,正是前些时日刚刚突破圣宗境界的刑擎大护法无疑。

刑成空自嘲,道:“说来可笑,想我神教千秋基业,竟然要在我这一代,青影宗最落寞的地步,方才夺回这东域的统治大权。”

刑擎,奉承道:“教主大才,乃我神教不可多得的人物,只怪天不早生尔,故而难成我神教万古霸业。”

刑成空丝毫没有因为刑擎的奉承而自得,却是顿了顿思索一番,道:“青影宗到底是传承了剑尊者数万年的宗派,那护宗剑阵如今迟迟不见开启,也不知青沐风那老儿盘算着什么阴谋。”

闻言,刑擎也是点了点头,他们虽然敢于来攻打青影宗,却是心中没底,也不知青影宗会有什么后手,刑成空是一个多疑的人,他可不想谋划了几十年功亏一篑,到头来阴沟里翻船那可是万劫不复。

这时,那名戴着斗笠身负大刀的汉子用浑厚地声音,道:“刑教主多心也是理所当然,听闻青影宗内宗掌管者是青沐风胞弟青沐阳,实力并不下于宗主青沐风,如今也更是迟迟不曾现身。”

刑成空点头,说道:“这青氏兄弟,可是曾被世人称为青影双绝的人物,若不是这二人坐镇青影宗多年,刑某人我又何至于如此,谋划暗手才重伤青沐风。”

斗笠汉子,笑道:“刑教主此言差矣,正所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古今多少盛名的英雄豪杰,敢说他们就是光明磊落?”

双方势力交战中,四阁掌管者携弟子不断合并而战,施展着一名玄妙的合击剑阵,愣是将大批的血魔教徒逼退在祖剑大殿外不得上前。

要说青影宗四阁,到底是青影宗的主要战力,如此轻易被血魔教越过祖剑大殿,这岂不是天大笑话么?

毕竟双方的大人物都没有真正出手,剑圣铁无心,轻剑赵尹水,重剑厉火,赏罚阁武真,四人并排而立看着身前的战斗,表情上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唯有铁无心,双目死死地盯着刑成空旁边的斗笠汉子,似是有一股强烈的威胁性,也有一种令他跃跃欲试的冲动,体内中的圣阶剑意,不断在蠢蠢欲动想要冲出体内。

这是铁无心自成剑圣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他心中猜想,唯有遭遇修炼相近品阶兵器之道的人,才能使自己感到这等异样的感觉,再见对方身负大刀,铁无心大胆猜想,难道对方是一名刀道入圣之人?可东域从未听闻有人能将刀道修炼至圣阶。

赵尹水注意到铁无心的异动,道:“铁阁主,可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铁无心点头,道:“刑成空身旁那位斗笠汉子,我能感觉到是个很危险的人物,却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待会若战了起来,你们几个都注意点回避那个身负大刀的斗笠汉子,一切都等内宗大长老青沐阳到来,切记不可力敌才是。”

闻言,其他三人也是郑重地点了点头。

毕竟四人中的修为,要属铁无心最为深厚强大,他能预感到的危险,那绝对是高度危险。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