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电子书 > 奇幻·玄幻 > 嗜血战帝 > 第九十九章:铁力战刑绝
听书 - 嗜血战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十九章:铁力战刑绝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铁力一身白衣,背上那把锈迹斑斑的铁剑格外显眼,他周身的气息散发而出,看似寂静却实则锋利无比霸道。

甚至感觉,只要稍微靠近铁力周围两三米内,都会被这股剑意绞杀殆尽。

“这就是天阶剑道吗?”

燕红尘心中无比的向往,他如今的地阶剑道,虽然已经是同辈少有的成就,可是对比铁力天阶剑道,犹如天壤之别差距。

天阶剑道,已经是将凡尘剑道修为,修练到极致的程度,待到突破天阶剑道巅峰超脱凡剑道后,才是如东域剑圣铁无心,那等天地臣服的圣剑之道。

圣剑道谈何容易?东域也只有铁无心一人成就了圣剑道,除却他就未曾听闻有谁能够将剑道修为到圣级。

天阶剑道非凡,可以说剑就是他,他即是剑,圣气化剑,剑如圣气,天地间,唯我一剑一人之境。

铁力回头注意到出神的燕红尘,笑道:“小师弟,你如今这般年纪,就已经将剑道修炼到了地阶,他日成就必定不下于为兄,师尊常说:修剑者,先修心,剑亦是坚定,生死不移。你要记住,心若坚,剑就能斩断世间一切。”

燕红尘点点头,道:“受教,师弟必将铭记于心。”

突然这时,一股阴冷的气息迅速来到前方停在空中,那是一个周身笼罩着黑气的黑袍人,不难看出此人身段是一个年轻人。

铁力抬手挡在燕红尘身前,将之护在身后,眼神瞬间凝重起来,道:“小师弟,站在我身后。”

黑袍人冰冷一笑,道:“铁力,本少主等你多时,如今看来,你没有让我失望也同样突破到了圣君境界。”

铁力闻言,哼道:“刑绝,你也不错,想不到竟然比我早一步,跨入了圣君境界。”

燕红尘双眼瞳孔一缩,心中了然,此人便是东域血魔教少教主,那个被誉为:东域三十五岁前与铁力齐名的天姿绝代之最?

刑绝突然周身气势大涨,道:“我等着刻许久,今日可否与本少主一战?”

铁力摇摇头,道:“刑绝,我自问同辈中,你是一个好对手,可是今日我有任务在身,不便跟你交手,他日贵教与我宗门开战,我定与你痛快一战。”

刑绝不屑,道:“家门之战,我从来不屑理会,我只问你,战是不战?”

铁力依旧摇摇头不做声,小心地将燕红尘护着,此次,他的任务就是接燕红尘回去,燕红尘是宗门的倚仗。

他身负红莲剑帝的传承,又能沟通宗门祖剑,如今宗主重伤,刑成空之强,宗门无人能稳稳压过他一头。

若没有燕红尘启动祖剑护佑宗门,那血魔教强者来犯,定是如入无人之地,大肆杀戮,届时就是宗门的浩劫。

刑绝不悦,喝道:“家门之争,与我无关,我再问你一次,战还是不战?”

铁力还是摇摇头,表示不愿动手,原本心血澎湃的刑绝,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顿时怒了。

“你不战,难道是因为你身后的蝼蚁之辈?你放心,此次我是孤身而来,并无宗门长辈在此,我安排了探子,只为打探你,与其他无关。”

刑绝言罢,知道说不动铁力,瞬间飞身上前,一掌拍下,澎湃的黑色魔气扑来,铁力赶忙将燕红尘推开。

转身剑指点向刑绝一掌,浩荡的剑意犹如河流冲散刑绝的攻击。

铁力咬牙,道:“真的非战不可?”

刑绝不容置否,道:“非战不可!”

二人不再多言,铁力抽出背上的铁剑,这把锈迹斑斑的剑,就当铁力握住之时,徒然绽放出夺目的白光,再无原本的暗淡无光模样,转而化作一把寒光夺目的白色剑柄长剑,剑身白光透亮,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

刑绝双眼瞳孔一凝,道:“此剑,莫非是剑圣佩剑,寒霜?”

寒霜,是一把圣器,由这一代圣匠门主所打造,此剑一出此见血,寒霜由来是剑过之处,由于剑本身附带一种寒冷之力,被此剑伤到,血会瞬间凝为霜花,故此才将此剑命名为:寒霜。

当年,铁无心一人一剑,可是将犯他者杀得心寒胆破,寒霜所过,尸山血海,这是一个踏着尸体成就盛名之人,而随他的此剑,又怎会无名呢?

东域圣器级别的兵器数不胜数,只是寒霜曾是剑圣铁无心佩剑,伴随着铁无心的崛起,此剑哪怕是平平无奇的一把铁剑,也必将会被覆盖一层不一样的色彩。

刑绝不敢冒然进攻,从黑袍之下拿出一把黑色的钝器,这件武器通体是寒晶黑铁所制,寒晶黑铁是炼器最为珍贵的一种。

刑绝手中的武器如剑形,却是没有剑锋,是犹如一根黑铁棒的钝器。

战斗瞬间爆发,铁力手中寒霜一动,伴随着白色的霜花,犹如万千碎片攻向刑绝。

刑绝手中钝器朝着身前划了一圈,一股黑色的罡气凝聚包裹周身,将铁力所有攻击抵挡开去。

圣君之威何其强大,二人碰撞每每都爆发出去让人耳膜生痛的威力,哪怕燕红尘此刻相隔二十多米的距离,依旧觉得难以靠近。

这等战斗,已经不是他这个圣心境的修者能够企及,只见他们二人从城内一路战到城外,剑影如暴风,所过皆是一片狼藉。

一直传言铁力是剑道天才,他对剑道的天赋,甚至达到了当年铁无心的脚步,如今看来一点都不假,天阶剑道斩破了一切虚妄。

而刑绝也丝毫不落下风,那手中的钝器如尺子,每一招都有一股排山倒海的霸道力量,二人力量势均力敌,如天生的对手,又如一种许久的默契,战得淋漓尽致,战得天翻地覆。

铁木林间,二人的战斗声响爆裂至极,哪怕是坚硬著称的铁木,都未能承受住波及,被拦腰斩断,被力量冲击震碎。

这就是圣君的力量,几乎是圣心境的千倍百倍,燕红尘很明白,与这二人的战斗,自己哪怕要接下一招,都是奢望。

刑绝大呼痛快,他本想自己突破圣君境,能够压过铁力些许,如今看来他心中所想,都没有应证,铁力依旧如往日的铁力,从来都未曾落于他。

刑绝越战越强,周身魔气越是浓烈,铁力越战越锋利,他像一把在打磨的利剑,越来越锋利,越来越刁钻。

刑绝突然震开铁力,暴退五米,飞身而起越过铁力的头顶,双握住手中钝器,周身黑气凝聚,钝器化作一把百米大剑斩下。

“疯魔斩!”

这一剑威力之强,震得铁木林的地面都纷纷开裂,无数的铁木摇摇欲裂。

铁力不闪不避,寒霜抵在身前,周身散发出一股让人畏惧的锋芒,他大喝一声寒霜指向空中的刑绝。

“剑指苍穹。”

轰隆!铁力身后土地凹陷下去,手中的剑伴随着一股冲击之力,犹如强弩射出,冲击而上,手中剑气化身百米巨剑冲出,刺向刑绝之处。

碰隆一声!

两股强大的力量炸响,燕红尘只感觉双眼如刀刺,这股劲风之强,使得他难以睁开双眼,久久不散。

良久,燕红尘艰难睁开眼睛,看向前方,只见铁力刑绝二人,依旧立足于原地,铁力转身飞速来到燕红尘身上,随机带着他离开。

铁力头也不回喊道:“刑绝,他日再战,必分高低!”

刑绝不做声,一道血迹缓缓从嘴角留下,他眼神无奈得看着铁力离开的方向,自顾自道:“他日再战,恐怕已是最后一战了吧!”

铁力一路不言,带着燕红尘飞速回到银城,随后,进入了传送大殿,交付了一些灵石后,传送阵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铁力再也忍不住,喷出一口黑血,他脸色此时异常苍白。

燕红尘赶忙上前搀扶着他,两个时辰后,两人也被传送到了百枷城。

走出传送殿,铁力摆手示意燕红尘不用担心,叹了一口气,道:“看来刑绝的魔剑诀,已经修炼到了更强的地步,我始终是已经差他一头,刚才如果不是我拼着重伤代价震伤他,又强忍着伤势不表露,恐怕他不会任由我们离开!”

燕红尘这才恍然过来,原来铁力刚才已是强弩之末,才会急急忙忙带着自己离开。他很清楚的看到了刑绝被铁力震伤,谁料铁力受的伤比刑绝更重,只是故作无事。

走出百枷城的传送殿,铁力提醒道:“注意隐蔽自己的气息,百枷城如今鱼龙混杂,不少势力已经被血魔教渗入,哪怕此处是青影宗山门下,我们也要尽量小心一些!”

燕红尘领会,微微点了点头,道:“大师兄,难道宗门如今的局势,已经如此不乐观了吗?”

铁力凝重,道:“你太低估血魔教的实力,刑成空如今修为非常之强,哪怕与全盛时期的宗主单打独斗,也丝毫不落于下风,再者,血魔教大护法刑擎,如今也突破到了圣宗境界,还不包括他请动的外援,还有一些血魔教未曾露面的高手。”

东域中,一个圣宗强者,能够代表了一个势力的精神信仰和巅峰战力,可想而知一个圣宗的分量。

青影宗毕竟没落了,当年辉煌不复存在,开山祖师近代宗主,哪位不是尊者级别的超级大人物?

何至于如今,因为一个小小的血魔教都要这般畏首畏尾,还要封闭山门独善其身?

燕红尘的心情,也开始沉重了许多,虽在青影宗时日不多,但他在宗门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一种归属,他也将宗门当成了自己的家。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