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电子书 > 奇幻·玄幻 > 嗜血战帝 > 第九十二章:圣匠门
听书 - 嗜血战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十二章:圣匠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两名隐宗女弟子闻言,还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对方真如此轻易就放过自己?

燕红尘看着愣在原地的两人,不耐烦道:“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你们还不滚?”

见两名隐宗女弟子离开后,燕红尘这才上前,将一头独角狂虎的角取了下来,却也并有没把狂虎杀掉。

只是取了其中一头的角,这些灵兽本身没有错,它们生存在这片黑铁山脉静静修炼,难道就要让人类屠杀吗?

燕红尘,就是这样的一个亦正亦邪的人,他可以恶天下最不可恶,也可以善天下之大善。

人心本无善恶,都只是一念之间的事。

正所谓:“一念成佛,转念成魔。”

将狂虎角收入勋章储存空间,燕红尘迅速离开了黑铁山脉,向着其他任务之地而去,就近还有一个任务,也是黑铁山脉附近目标点。

黑铁城中请人打造的剑鞘,也还需要明日才能拿到,如今天色还早,也一并将就近的任务一并完成,再返回黑铁城取剑鞘也不迟。

就在,燕红尘离开不到两个时辰后,隐宗弟子身死之处,也就是独角狂虎所在的地方,降临了三名圣君强者。

他们三人查看了一遍,三名身死的隐宗弟子碎肉,确认是他们隐宗弟子后,三人双眼皆流露出,极度愤怒的神色。

隐宗所在位置,相隔黑铁山脉并不算太远,如同圣君修为的强者,几乎半个多时辰就能搞到。

就在两个多时辰前,隐宗的两名女弟子脱离危险后,才想到用传音符石联系宗门的人前来。

得知宗主的亲传弟子身死,三位宗门的高层圣君强者,纷纷动身前来黑铁山脉查看具体情况,如今确认了几名弟子如数身死,他们岂能不愤怒。

其他弟子遇害,倒也不算什么大事,最主要的是,他们宗主的这名亲传弟子,这可是未来隐宗的内定人选,如今外出遇害,如果宗主得知要追究下来,他们几人也同样难辞其咎。

又过了半刻钟,一名神色阴沉气势鹰隼,体型略消瘦的中年男人,带着被燕红尘放走的两名隐宗女弟子到来。

此人正是隐宗的宗主,范劳。

三名隐宗圣君,纷纷单膝跪地,异口同声,道:“恭迎宗主!”

范劳口中发出,如扯着嗓子一般的声音,询问道:“我那乖徒弟,真的遇害了?”

三名圣君如实回答,而那两名女弟子也跪了下来,哭哭啼啼的,让范劳为他们的大师兄做主。

范劳得到明确的答案,再也控制不住怒火,一股强大的气势爆发出来,反手一拍将还在昏睡的几头狂虎粉碎。

仰天长啸,怒问道:“是谁?是哪个王八蛋敢杀我徒弟?”

那两名女弟子,赶紧交代了事情经过,告诉范劳是一名穿着,看不清模样服饰的人像是黑袍,并且还自称是血魔教的人。

其实那并非是黑袍,而是燕红尘用体内血煞之气,凝聚到周身形成的错觉,也是为了让他们进一步,认定自己就是血魔教徒。

范劳再次破口大骂,道:“他娘的,这天杀的血魔教,老子一向不去招惹他们,如今,竟还欺负到我头上拉屎撒尿来了,还真以为我隐宗是好拿捏的柿子?”

其中一名隐宗圣君,恭敬抱拳道:“宗主,我近日听说,血魔教沉寂五十年再度出世,前些日子,血魔教主刑成空魔功有成,竟和青影宗主青沐风大战,双双重伤,如今青影宗封闭山门,可见传言非虚。”

另一名隐宗圣君起身,咬牙切齿道:“宗主,虽然血魔教势力强大,但此仇不可不报,而我们隐宗长处也不是跟他们硬碰硬。”

范劳斟酌了一下,随即阴沉,道:“传令一下去,出动宗门全部探子,给本宗盯死宗门附近这一带。从今以后凡是血魔教的,见一个给我弄死一个,这杀我爱徒之仇,我范劳一定要让他们血魔教付出代价。”

如果燕红尘得知此时,肯定会笑得合不拢嘴,他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随便杀了几个隐宗人,就能引动隐宗全宗反扑血魔教。

表面实力来说,隐宗二流势力都排不上,但是说到杀人手段,他们绝对算得上是,直逼一流势力的存在。

隐宗那些暗手,可是在东域出了名的毒辣。

倘若,隐宗真要对谁出手,那隐毒一出,十步毒一人,百步放倒一大片,这一手段之强大,可不是用吹的。

将附近第二件任务,夺取灵兽守护的一棵灵草完成,夜幕渐渐降临,缓步而行走于黑铁城街道上。

看着热闹非凡的黑铁城,那些前来打造武器的修者络绎不绝,还有炼器匠敲打黑铁叮叮哐当,这般场景陌生又熟悉。

燕红尘心中突如顿生孤独感,这种人来到闹市无人问,背井异陆念故乡,思旧人。

每当入夜,这些种种思绪,往往会冲破内心的防备,让人不自觉感慨万千。

来到一间普通客栈,要了一间客房,随即盘坐于床榻上,闭目眼神着。

夜渐渐深了,黑铁城也随着慢慢从喧闹回归到安静。

卯时左右,原本盘坐于床榻上修炼的燕红尘突然惊醒,客栈外飞过数道强大的气息,竟不乏一些圣君波动修为的强者?

黑铁城难道有什么事发生?迫于好奇心驱使,穿戴好隐蔽服,身影一动跳出窗,跟随着那些气息的方向而去。

血破天,突然道:“就你这种隐蔽手段,几乎用处不大,糊弄一下圣心境以下的修者还差不多,如果要瞒过圣君以上的修者,恐怕很难。”

燕红尘刚想询问有什么隐蔽的大门,脑海中就传来一些信息。

“闭灵法,将力量心神气息,乃至呼吸,皆尽数沉入圣婴之内,从而达到降低气息声息的极致手段。”

燕红尘抱怨,道:“有这等法门,你早就可以传给我了。”

血破天,淡淡道:“这不过是当年我闯荡大陆时,斩杀一名刺杀我的刺客,从他身上所得到的法门,也是刚刚回想起来。”

迅速将心法记下,在意识中迅速得演练起来,停靠在一间房檐下的燕红尘,穿着隐蔽服犹如融入了环境中,平常人根本发现不了他。

他突然睁开眼,运转起闭灵法门,登时身形犹如融入了黑暗,甚至感觉自己去大街上奔跑,都不会有人发现自己一样。

这种法门的确奇妙,完全是为刺客们量身打造的,夜黑风高杀人夜,说的就是这种功法。

顺着刚才数道气息过去的方向,燕红尘迅速得摸了过去,穿过黑铁城密密麻麻的建筑物,直接到了一个宏伟的庞大的建筑院落。

看着高耸的院墙,里面清晰能听到激烈的打斗声,轻轻爬上身体贴着墙而上,探出头一看。

只见,四名圣君强者,围攻两名穿着黑袍的圣君,看这一身打扮,不是血魔教的人吗?

圣君之间的战斗威势强大,几乎陆续惊动了不少,黑铁城中的强者来到。

那被围攻的两名血魔教圣君,其中一名怒吼,道:“你们圣匠师门人,为何对我血魔教如此大动干戈?”

圣匠门人,就是东域唯一炼器圣匠师所开创的门派,也是唯一一个东域只招收炼器匠的门派。

炼器匠也是人,加上炼器匠大部分都是金钱眼,所以得罪到谁,也是很正常的。

黑铁城还未曾有圣匠门时,就经常发生炼器匠店铺被砸的情况,甚至有些强者仗着实力强大,打造完物件,不付灵石的也有。

所以,炼器匠们最后联合起来,拥护黑铁城唯一的圣匠师做门主,圣匠门后来也就诞生了,那名圣匠师本身就是实力强大的人物,教出来的弟子,也不乏一些圣皇圣君的强者。

圣匠门,原本就是一个江湖小势力,最后越凝聚越强。

以如今圣匠门的实力,几乎可以说没人敢看轻,一个圣匠的号召力也足够强,完全没有谁敢轻易得罪,即便是最近声势浩大的血魔教。

这位血魔教圣君这么一吼,围攻他们的圣君也突然停下了动作,这四名圣君的服饰皆为灰色,并且背上绣着一把金色的铁锤,这是代表了圣匠门的信仰之锤,被称为神匠之锤。

一名圣匠门圣君,道:“血魔教的人,黑铁城是我们圣匠门的地盘,不欢迎你们这些邪魔歪道。”

那名血魔教的圣君,闻言再次怒道:“你们圣匠门,真要与血魔教为敌?”

圣匠门圣君,不屑,道:“莫说是你们这些血魔教的圣君,即便你们教主刑成空在此,圣匠门依旧是这句话。”

血魔教圣君,怒极反笑,道:“你一个小小圣君,能代表圣匠门的态度吗?你有什么资格驱逐我血魔教?”

这位圣君被如此一说,顿时哑口无言,他的确代表不了圣匠门。

另一名圣匠门的圣君,开口道:“即便我等无法代表圣匠门,但是你们血魔教,近日抓走不少黑铁城的采集矿工,这笔账本君必须跟你们讨个说法,在黑铁城为非作歹,你们最好掂量掂量。”

突然此刻一股庞大的力量逼近,一名同样是黑袍的人,从高空上飞来,落到大院中。

这股强大的气势超越了在场任何一个人,就连那四名圣匠门的圣君,都感到头皮发麻。

更别说燕红尘这趴在墙边的圣心境了,被这股气势压得满头冷汗难以呼吸。

这是血魔教,圣皇境的强者来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