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电子书 > 奇幻·玄幻 > 嗜血战帝 > 第四十七章:欲破圣心境,方要圣人心
听书 - 嗜血战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十七章:欲破圣心境,方要圣人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并非,白少寒他挡不住燕红尘这血龙,实在是那股层层重重震荡冲击,诡异至极让人防不胜防。

那透过防御得攻击,逼得他不得以不节节败退,难以抵挡。

如今,边城九成的人,都将这场对决尽收眼底,纷纷发出阵阵的赞叹唏嘘。

位居三杰第三的朱昊,尚且不过是白少寒一招之敌,可是白少寒,竟被这闻所未闻的人物,燕家少主击败,这代表什么?

这不是意味着,他燕红尘天赋实力更胜过盛名之下,白少寒和朱昊之辈吗?

此战后,燕红尘三个字,必将响彻整个帝国年修者界的耳目。

三杰,这是一种荣耀对于很多年轻才俊来说,可是对于在燕红尘心中,这不过是验证自己实力的对象罢了,三杰不三杰这种虚名燕红尘根本不屑。

话说回来,名节地位这种东西,对于修者来说,不过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可就是有时候,这些可有可无的东西,却往往让人迷恋无法自拔,沉浸其中。

对于嗜血戟曾灌输的教育,真正纯粹的修者,是崇尚力量与自由。

敢与天争者,是为强者,敢与地论不公者,是为仁者,而不是争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修者,单单拥有力量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包罗天地的仁,这才是修者该有的模样,不为世道所影响不为虚华所迷惑。

白少寒,此刻运气消除体内的残劲,对燕红尘郑重,道:“白某技输一筹,甘拜下风!”

燕红尘,道:“这不过只是切磋,亦非为了什么而战,如果白兄那么认真于输赢,恐怕是我太高看你了!”

燕红尘此话一出,犹如世外之音冲刷着白少寒的心境,使得白少寒一时间想通了很多东西,心境也随着升华。

白少寒抱拳一礼没有多说,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三壶酒,给燕红尘朱昊各丢了一壶,然后三人盘坐在篷下,融洽交流了起来。

远处,城墙高处,燕江北跟白云天等人并肩而立,看着各自的独子,心中都是满满都是欣慰。

白云天打趣道:“燕兄,到底是当年惊世之才古今难寻,膝下又出了一个如此妖孽的种,燕氏当兴呐!”

燕江北哈哈一笑,道:“我自问没有教导过犬子,却是任由其自己成长!”

这话骗三岁小孩还差不多,白云天哪能相信?

白云天,刚才仔细了看了燕红尘所施展的戟法,那不就是传闻中的燕家家传,横扫沙场的霸道戟法,战王戟么?

戟出如神龙降世疯狂肆虐,若修成战王戟这霸道戟法,几乎是同境界无人能敌的存在。

白云天当年也曾见过燕江北施展过,但跟燕红尘施展出相对比,两者却大不相同。

燕江北施展出,所幻化的龙,是一头带着焚火的火龙,而燕红尘施展的却明显更为霸道,那一股杀伐残暴和那不知名的无形震荡冲击,更是让白云天这个圣人无暇境的强者,都大为震惊称赞。

皓月长风,远远的看完刚才这场战斗,心中突然对燕红尘这个人,有了一种想要探知跃跃欲试的想法,可是终究没有上前走过去。

一来,白少寒白家如今跟皇室关系紧张,皓月长风也不好过去给自己找难堪。二来,如他三人盘坐促膝长谈,他若上前打破显得有点不妥。

入夜后,城防一切都已经修复到了差不多,所有参与的人都捏了一把汗,原地休息了起来。

城外,此刻响起了一声雕鸣,声音悠扬久久不散……

燕江北冲天而起,随御风雕出了城。

刚才那一声雕鸣,是野木战座下金雕发出来的,燕江北当然知道这是野木战又来了,所以呼唤御风雕过来,赶忙出去城外!

只见,野木战坐在高空中悠闲的握着酒壶喝酒,燕江北来到后,看着野木战,道:“你这是何意?”

野木战闻言,看了一眼燕江北,随手扔了一壶酒过来,道:“无需紧张,我不过是来找你喝酒的,并非寻你动武,陪我聊聊吧?”

野木战此刻的双眼,露出一抹孤独的神色,更像是久高位不胜寒的无奈!

燕江北打开酒壶,御风雕长鸣了一声仰起头。

燕江北拍拍御风雕,道:“老朋友,你别担心。”

御风雕跟随燕江北几十年,两人的感情深厚,而御风雕的灵智也接近了人类的地步,甚至超过了人类,他这是在让燕江北注意手中的酒。

看着眼前的一幕,野木战哈哈道:“看来你这御风雕跟你的感情也不错,如我和金雕一般自小相依为命!”

野木战,徐徐诉说着心中的话,燕江北没有打断他,而握起酒壶喝了一口,这酒浓烈如火,入口后有种让人精神抖擞的感觉。

野木战自顾自的,道:“我北域生活环境一直恶劣,更是一直处于内部战乱的时代。当我降生在野木家时,就因为家族的内乱父母惨死,我也被流放在外自生自灭。

我当时只有六岁,一人在森林中过着惶惶恐恐的日子,自我遇到金雕以后,我才渐渐的感到没那么孤独。

燕江北,你可知?我是如何走过来的人吗?六岁,我要独自在浑浑噩噩的寻找生存之计,我如今记忆犹新记得,我当时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如何死在面前。

我很愤怒,但我也只能愤怒,但这能怪谁?怪苍天不公吗?还是怪自己无能?我当时毕竟只有六岁。

我不断的努力变强,想要回去野木家报仇手刃仇敌,我七岁就是人武境,十岁就达到了地武境,十五岁我就突破到了天武境,可是这远远不够,我必须变得更强,才能撼动野木家这样的大家族。

二十岁我达到了圣人境界,当时的我已经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仇恨,我杀回了野木家。

可却被野木家当代杀死我父母的家主重伤,最后我逃离潜心修炼,二十五岁我终于达到了无暇境圣人。

我再次杀回野木家时,已经无人能与我一战,我也跟着得到了家族神斧的认可,也顺利的坐上了野木家的执掌者。

最后,看着战乱不堪的北域大陆,我又花了10年的实力统一了北域,野木王朝从此也就诞生了。

野木王已经是整个北域最高的权利,代表最高荣耀,我又花了五年时间斩断所有的情感心结,跨入圣心境。

如我,这般天赋,我依旧直到如今,都不曾突破至更高的境界,你可知是什么原因?”

野木战一口气诉说了很多东西,也让燕江北知道了解了这位眼前,野木家最强王者的心酸史。

可谁又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呢?假如,野木战跟燕江北两个人都有一个好的童年,如今也不会成为这样的强者,更别说两人如今,能达到这般巅峰的修为。

燕江北,何尝又不是自小无父无母,燕乘风更是对他极其严厉,为了保护燕江北,更是让年少的燕江北独自一人在外历练。

野木战,再次道:“我困在圣心境多年,一直无法继续突破到另一个更高的境界,我曾经不断的寻觅突破的方法,最后终于让我,在野木家秘典中找到了线索。

家族秘典这样记载:欲破圣心境,方要圣人心。

你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吗?我一直在想这句话的意思,最后根据很多,其他家族被我缴获过来的书籍,我最终确定了,这圣人心就是要圣人境的心。

但是我在北域,千辛万苦都找不到一个圣心境的修者,所以我索性为了子民们前来你们国家征讨。”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