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电子书 > 奇幻·玄幻 > 嗜血战帝 > 第二十三章:毒狼燕武法
听书 - 嗜血战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三章:毒狼燕武法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急急忙忙的燕红尘回到原来的住处,这里依稀如昨日,可见燕江北是有命人打理的。

盘坐在床榻,身体中那团天武境狂暴精血肆虐丹田,足足用了两个时辰才平复,但依旧有一半未能吸收。

体内那道地武境中期的薄膜清脆破开,顿时让燕红尘舒畅无比。

尚未吸收的那部分精血也渐渐融入身体,但还是需要时间巩固一下境界。

嗜血戟此时道:“如果一味吸收,始终是弊大于利,虽然一味吸收精血炼化,修炼的进度会很快,但最好能有相应的战斗来巩固修为,这样才不会让你自身的境界处于不稳定的状态。”

“嗯!这个我也明白,我会谨记。”

燕红尘也明白嗜血戟说的这个道理,但是放着那么大一块肉不吸收也是浪费。

黑虎按照燕江北的意思,吩咐了下去,再次回到大殿。

黑虎道:“大哥,你发现没有,少主,这次回来变化很大。”

燕江北点头,道:“实力提升的很快,只是他修炼的功法太过于邪异,也不知是好是坏。”

黑虎接话道:“我看少主为人正直,相信不会有太大问题,根据派出去的探子回报,这几年少主也只是在异兽森林外围历练,杀的也是一些该杀的人。”

如此是最好,燕江北当然也希望这个独子能够成为自己的骄傲。

但严父慈心也是做为父亲的通病,难免会有一些担忧。

黑虎又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少主那功法的确怪异,竟然能生生的把修者能量吸收,化作干尸。”

燕江北当然知道燕红尘的奇遇不简单,所以也从未开口询问什么,他了解这个独子的性格。

如果这功法真的不好,他也不会修炼,即便燕红尘在外历练这么些年,他的去向燕江北还是掌握的清清楚楚。

渐渐的派出去的人纷纷回来上报,那些家族的管事,也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大殿……

燕家一共有五位长老,以燕无法为长,其余四人也是分成两派,各自勾心斗角。

燕武法为首有二长老三长老一派,四长老和五长老,是比较偏向燕江北这边的。

其余的都是一些燕家管事,主要还是依照燕家吩咐管理家族产业,话语权比较低微。

不过话又说回来,但凡能在家族说上句话的,这次都被燕江北通知前来了。

此时,家族大殿,已经是陆陆续续的来了近二十人,这二十人目前算是燕家最为核心的成员了。

燕江北端坐在大殿,中央的太师椅上,黑虎也跟着站在燕江北身旁。

目光扫过大殿的众人,唯独大长老,燕无法却还是迟迟未到。

燕江北不悦的道:“看来大长老,琐事繁多,还未到来,诸位请先落座。”

按照往日召集家族管事的章程,众人纷纷汇报着一些公事。

这样的召集会议家族也经常会有,只是人员很少如此,齐。

黑虎心中知道,这不过是为了等正主消磨一下时间,好戏还在后面。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燕武法才慢悠悠的到来,他此时穿着一件白色长袍,意气风发的样子,显然是从痛失爱子的悲痛中,走了出来。

燕武法微微躬身,道:“不知家主有何要事,今日竟召集家族所有高层。”

黑虎首先开口道:“大长老好大的架子,竟然让众人足足等了那么久,你如此行径,可是不把家主放在眼里?”

燕武法,心中突然生出一丝疑虑,他原本以为只是往日惯例会议,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迟迟未到也只故意拖延。

他虽然是燕家高层的大长老,但是能分配给他做的事情,几乎都没有。

大部分都是其余四个长老去办,燕武法只是身居闲职,打理一下藏书阁罢了。

很明显,黑虎这是在针对他,即便如燕武法城府,也无法容忍大庭广众之下被呵斥。

当即,燕武法冷冷道:“我何时,轮到你这个看家护院的士官来说教了?”

他特别加重了,看家护院,这几个字的语气。

在燕武法眼里看来,黑虎只不过是燕江北身边,一条忠诚的狗,甚至还是一只流着不是燕族血脉的外来狗。

二长老,也跟着附和,道:“黑虎教官言过了,大长老身居要职,来晚乃是情理之内。”

二长老和燕武法是属同脉,其名叫燕武才,所以他站在燕武法队列,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此刻,端坐在家主大位的燕江北发话了:“都闭嘴,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大长老也落座。”

不得不说燕江北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即便他接掌燕家以后几乎不展现实力,但任谁都不敢随意忤逆他。

看着众人安静,燕江北才继续,道:“燕家就在前几日发生了一件大事,家族押镖队,在押送贵重东西被劫了,而对方是皓月近些年来活跃做恶的暗影刺杀组织。”

听到燕江北此话,燕武法明显懒散的坐姿端正起来,当然没人意识到他的动作。

大殿一位管事,愤愤的道:“好个暗影刺杀组织,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其他人纷纷附和,但是却有两人安静沉默,那就是大长老燕武法跟二长老燕武才。

因为这次的押镖,家族中没有任何人知晓,也唯独只有他们二人清楚,这本来就是燕江北下的一个套,可却恰恰有人进了这个套。

正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那个隐蔽在家族多年的毒狼,得知是贵重物品。

终于,还是按耐不住动了手……

燕江北眼神冰冷起来,让的整个大殿都如同降了温,众人纷纷都露出畏惧的神色。

他那道寒光死死的盯住燕武法和燕武才,他们二人顿时变得不自然起来。

“根据调查,是家族有内奸,才导致这次押镖被劫。”

噗通!

二长老燕武才赶紧跪在地上…

紧张的道:“家主,我绝对没有做过对家族不利的事情,你千万要相信我,我绝对是清白的。”

燕武才跪下后那是对天对地的发誓,因为这次押镖,他就是少有人知的其中一个,可是燕江北不说话,谁又敢多说半句?

燕江北很少动怒,但一旦动怒那就是代表了事情的重要性,没人敢乱出头。

见燕武才跪下,燕无法坐不住了,赶忙起身,大骂道:“好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我废了你。”

说罢,燕武法一掌拍在二长老燕武才的背部。

噗嗤!

被突如其来的一掌,燕武才忍不住猛吐一头浓血。

他转过身看着燕武法,这明显是要置他于死地的作风。

燕武才大怒,骂道:“好你个燕武法,不分青红皂白就想置我于死地,莫不成你这王八蛋心里有鬼?枉费我二十多年来一直对你忠心耿耿。”

此时,燕武才心中悲痛万分,他跟了燕武法二十多年,一直尊他为首,却未曾想到如今这般。

被二长老燕武才这么一说,燕无法突然眼神冰冷至极。

他淡淡道:“承认吧,是不是你勾搭上了暗影刺杀组织,截获家族贵重物品,快快招来,免得受皮肉之苦。”

端坐于大殿中央的燕江北,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并未出手阻止的意思。

在他心里,今天不管如何,那个隐匿在家族多年的贼人毒狼,必须揪出来。

二长老,本就不是忠诚自己的人,倒不如静观其妙,看看这出好戏如何演。

二长老,燕武才见周围的人,尽皆冷眼旁观!

面对燕无法再次袭来的一掌,他拼命的躲避,却还是又被重重的一掌打趴在地。

要知道,燕武法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是天武境强者,即便二长老穿了护身甲,也禁不住被燕武法这么攻击。

二长老燕武才资质平庸,修为一直停留在地武巅峰,近十年都不能突破。

面对燕武法这必杀他的气势,二长老拼命的在地上噗通…噗通的磕头,嘴里大喊:“家主救我。”

黑虎见差不多是时候出手了,赶忙闪身拦住燕无法…

见状,燕江北不咸不淡的道:“说吧,二长老,你作何解释?”

燕武才见抓住了救命稻草,赶紧道:“家主,绝对不是我,我能以死保证清白,我燕武才,即便在家族怎么勾引斗角,但却从未有过对家族下黑手的想法。”

闻言,燕江北依旧不为所动,但是燕武才却等不了。

他抬掌,惨笑道:“我燕武才一生有两错,第一是跟错了你燕武法,第二是没有好好尽忠家族,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宁愿一死。”

说完,他一掌拍在自己丹田处,一口血喷涌,他竟然自废修为,周围众人纷纷倒吸凉气。

燕武才未停手,接着又是从腰间拿出长老佩戴的匕首,他拨出匕首,凄笑着。

两眼血泪看看周围众人,再看燕江北,道:“家主,看啊,我是清白的。”

说完,二长老燕武才猛的用最后全身力气,握住匕首刺向自己喉咙处。

咣当!

一声匕首掉落的声音响起,原来,是燕江北阻止了,自刎以示清白的二长老。

燕江北吩咐一下卫兵,把燕武才带了下去,他此时转身目视着大长老燕无法。

道:“大长老,你我本是家族这一代的顶梁柱,我最不希望这个人是你。”

燕武法怒吼道:“燕江北,你莫不是认为这个残害家族的人是我?”

黑虎附和,道:“除了你大长老,还有谁有这个胆子?不,应该叫你:毒狼燕武法。”

闻言,大殿内所有众人,纷纷面面相觑,大长老竟然恶名昭彰的毒狼?

燕武法神色不变,他淡淡道:“什么毒狼,我不明白你们说什么。”

黑虎对这个燕武法,无耻程度嗤之以鼻,道:“不要演戏了,我已经在你离开后派人,搜索了你的住处。”

随即黑虎几名天武境的心腹,走了进来,带着一些杂乱无章的密函,以及一套夜行衣,一些修炼毒功的器皿。

燕无法身躯一震,他万万没想到燕江北会有这一出!

出来时,压根就没有处理好手中的一些东西,只是当做一次简单的会议就过来了。

他怒极反笑,道:“燕江北,既然被你知道了,我也就无需隐瞒了,不错我就是毒狼。”

燕江北内心悲痛,这些年,一直视为燕家这代顶梁柱的燕武法,万万没想到竟然真的是那个,谋害自己妻子和独子的贼人。

燕江北压制住心中的愤怒,他多想听燕无法说不是他干的,可是燕武法却没有。

“说,为何害我妻儿独子,这么多年待你不薄。”

闻言,燕武法大笑,仿佛听到天大笑话一般。

“待我不薄?可笑啊燕江北,我哪点不如你?为何偏偏就把家主让给你了?而我却成了什么狗屁大长老……”

据说当年,上一代家主,一直很看好燕武法……

可是本该继承家主的燕无法,却失之交臂,最后燕江北继承了家主之位。

燕武法一直不甘心耿耿于怀,乃至最后不甘到化作恨意。

多年前尚且年轻的燕武法,一直是被燕家奉为骄傲的天才,被戴上了很多天才人杰的高帽子。

可是自从历练几年回来的燕江北一出现,仿佛瞬间成了燕武法的噩梦。

在当代不仅是燕家,乃至整个皓月帝国年轻一辈,自燕江北崛起后,在燕江北的惊世光辉之下,举目四下无不黯淡无光。

燕家那一代原本属于燕武法的荣耀,自燕江北归来那天起,谁又会记得他燕武法?

却唯独剩他燕江北,皓月帝国无双骄子,燕江北。

燕武法即便怎么努力,都无法赶上燕江北的脚步,渐渐的燕无法沉默了。

可是却又为何,那个燕武法励志要成为的家主之位,又被燕江北夺去。

燕武法心里恨,恨的深度几乎到达了一个全所未有的顶点。

自燕武法成为大长老后,某一天竟然在藏书阁发现了一本名为“毒狼”的毒功法。

燕武法修炼以后,修为节节攀升,从原本的地武境中期,短短半年时光便突破到了天武境。

可是那时候面对圣人的燕江北,依旧差的太远,所以他在隐忍……

“你现在终于明白了吧?燕江北,我今天都是你一手造成的,是你害了我,你的天资太惊世!”说到这里燕武法表情已经癫狂。

燕武法继续道:“我为了不让你的子嗣,继承你这般妖孽的天赋,从而代代压着我这一脉,我便出手把你支开,然后偷偷对刚出生的红尘出手,可谁知你那婆娘却偏偏扰乱我的计划,跑来送死,不过如今你的独子不过是废人,我也算达到目的。”

燕武法已经无法保持原本的端容…

如今的燕武法已经不复开始那般平和,那双眼凸起布满血丝,死死的瞪着燕江北疯狂宣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