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电子书 > 武侠·仙侠 > 神国之上 > 第一百章:亡灵再现
听书 - 神国之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章:亡灵再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宁长久看着那白骨大牢之中,宛若红艳蜘蛛般盘踞着的妖冶女子,立了个守剑的架势,没有贸然进攻。

“你那天为什么没有直接杀了我们?”宁长久问道。

这头白骨女妖最低也是长命境的修为,而此刻随着临河城的死气一点点浸透而入,她的修为更是水涨船高,用不久多久,长命与紫庭那道坎便会被她一脚踏破,而她先前定然是迈入过紫庭境的大妖,所以也不存在已紫庭心魔劫困押她的可能。

白夫人柔媚而笑,道:“我随着那宁擒水一路跟到皇城,可是在城门口徘徊了好久,壮了好大的胆子才终于跟了进去的,既然拿到了想要的东西,便也不妨放你们一条生路,只是好巧不巧,又在这里遇到了,大道无数你们却偏偏要钻死胡同里。”

宁长久又问:“你拿走了什么?”

白夫人微笑道:“每与你多说一个字都是对你的馈赠,你这少年人怎么这般不知好歹,还敢问这问那,真当姐姐脾气好?”

宁长久不为所动,继续道:“那你有没有想过,这写可能都不是巧合?”

白夫人神色更寒,她望向那少女的眼睛里,如丝的媚意已经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触即腐的幽冥煞气。

她愿意与这对师兄妹周旋,很大的程度便是对他们的出现存在怀疑,当时宁擒水忽然动身前往皇城太过凑巧,他的两个徒弟起死回生太过诡异,当时她并未想太多,为了今日的大计,在那一夜之后便撤离了皇城,而今日又在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再次遇到这对师兄妹,她开始怀疑那到底是不是冥冥中的天意。

所以她一直在试探,试探他们身后到底有没有牵扯着盘根错节的线。

白夫人道:“如果你知道什么,可以说出来,若是能令我满意,可以换你们其中一个人活命。”

宁长久道:“我确实知道一些隐秘,但不知道是不是你想要的。”

白夫人杏眸微颤,微笑道:“说说看?”

宁长久平静道:“先送我们出城。”

白夫人只是轻笑一声,道:“是你吓傻了还是拿我当傻子?呵呵呵,你开不开口有何关系,拘你魂魄问话便是。”

那本来婉转的语调末端,声音陡然一挑,死煞之气似梨花暴雨铺天而下,那针锥斧凿的气势中,一条极长的白骨之臂如刀切而来。

宁长久早有预料,身影已动,而宁小龄亦是全神贯注,此刻如真正的灵狐一般,轻盈地避开对方的攻势,甚至犹有余力地横剑抹过,以虹光洗地,杀死那些铁钉般围在四周的尸影。

白夫人没有理会宁小龄的反击,幽幽的眼眸已锁死了宁长久所在的位置,在那宁长久的身影为了躲避一记凿击再次跃起之际,另一根白骨之爪骤然发动,精准地预判他在空中的落点,朝着心口的位置刺剐而去。

宁长久身形跃在半空,在那利爪来临之际,长剑一格一抹,劈开那夺命的白骨,身形坠落之时,又踩中另一条自下方攻来的骨臂,身影一跃,又落到另一条白蛇般的骨臂上,他长窖手之际,她的白骨便如蛇鳗般袭了过去。

宁小龄一惊,被迫后撤,只好三心二意的驾驭飞剑,那飞剑也会一下子打落在地,被白夫人以一截手骨压住。

宁长久的境界终究太低,哪怕以身法之灵巧避闪过了无数次攻击,但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那一身白衣已割裂开了不少鲜血渗出的豁口,而这些伤势拖住了他的身法,之后的数次骨刀暗袭,他几乎是擦着边缘躲过的,险象环生。

白夫人仰起头,看着那轮血色越发浓郁的月牙,那月牙越来越丰盈,一点点地生长着,不久之后便会化作一轮满月,与真正的月亮运行同样的轨迹,将那纯正月辉遮挡在外,让幽冥的眼照看人间。

届时什么冥冥之中的天意,自己便是冥的主人,便是天意!

对于无法速杀宁长久,她心中也有一抹萦绕不去的烦躁:“我的境界已经这么差了吗?”

她眼眸微阖,不由自主地将其了一张让她生恶又胆寒的,尖嘴猴腮的脸。

“也不知道你死了没有……”白夫人嘴角勾起,杀意忽然攀至巅峰。

她身影陡然升空,沐浴着红月之光,数万根白骨拼接起的巨大身躯如拔地而起的高楼。

“既然这么能逃,就先拿你师妹开刀。”

刷刷刷!

三道嶙峋的骨臂一道道扎下,洞穿地面,打得巨石开裂,宁小龄感受到了那股逼仄而来,几乎如针芒顶背的寒意,凭借着灵狐的直觉,连连避开那三道骨臂,但她的身影却要比宁长久迟钝许多,用不了太久便有可能直接被那白骨女妖砸得重伤将死。

宁长久得到了片刻喘息之机,等他身影稍稍停歇之际,周围的一切,已被白骨微得水泄不通,就像是一个白骨构筑的天井,唯有最上方露出了容纳月光照入的缺口,而那缺口处,白夫人悬空而立,将最后的遁逃之处拦死。

在境界碾压之下,宁长久一身花里胡哨的道术剑法阵法几乎都没有了用武之地。

在宁长久在站定之后,只是稍一蓄势,身形便随长剑一道拔起,飞蛾扑火般刺向白夫人。

白夫人心知肚明,这一剑绝对不可能杀死自己,反而更像是江湖之中那些草莽侠客的殊死一搏。

这是手段用尽了么……白夫人阴冷地想着,神色却没有丝毫的懈怠。

果然……白夫人红唇如幽冥河畔微卷着瓣儿的花,她可以分明地看清楚,这少年的杀来一剑不过幌子,真正的杀招是藏在那一剑之后的,一道沙子般粗砺的剑意。

那道剑意如宁小龄先前偷袭自己的如出一辙,应是师出同门的护身剑意。

白夫人早有预料,数十只白骨手掌同时结印,以幽冥之气凝成铁牢将那剑意如笼中鸟般团团围困,另一边,又是近百根巨大的白骨凝成一掌巨大的手掌,掀起滔天阴风,一掌朝着他的头顶拍下。

就在一切已势在必得之际,白夫人忽然浑身一凛,一道白影在她眸子前闪过。

刷得一晃间,红月的颜色好像更深了……不,那是血,眼眸中溢出的血,就在她全神贯注要杀死宁长久时,一只身姿灵巧至极的雪狐不知何时一窜而过,以利爪抓向了她的眼睛。

雪狐一击即走。

那是片刻的眼盲。

白夫人知道他们逃不出自己白骨的囚笼,但是眼前片刻的黑暗却给她带来了深深的危机感。

那白骨巨掌下,宁长久被狠狠地砸去,他痛哼一声,手中的剑却燎起了前所未有的明亮火光,借着那白骨夫人一掌的冲击之势,像是被高速抛动的沙袋,朝着那骨牢的墙壁上撞去。

像是数百根竹子同时被折断,咔擦咔擦的断裂声在一瞬间响起,半空中,宁长久与宁小龄对视了一眼,双双会意。

雪狐化作星芒入身,若非它境界实在被压榨太低,方才甚至可以直接挖出白夫人的眼球。

但这座冥府之中,哪怕白夫人所有的骨头都被拆碎,她也可以将自己重新拼凑完整。

她的瞳孔以极快的速度修复着,视线回归眼眸之际,恰好看到宁长久与宁小龄从那破开的白骨之墙中逃逸而去。

这本该是徒劳之举,但是在那对师兄妹身影消失之后,她竟真的无法察觉到他们的气息,只能在城中感受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弦动。

短短的时间内,宁长久与宁小龄自然无法走远,而是在白夫人的感知中消失了。

在他们离开白骨囚牢的那刻,两人皆心领神会,同时催动了“道门隐息术”。

他们身上所有的气息几乎都被遮蔽殆尽,只留下一抹先天存在的生机弦动,一如秋蝉蛰伏。

白夫人幽幽叹息。

“手段可真多。”

她已经没空陪他们玩下去了。

白夫人的小腹裂开,一只莹润如白玉的手柔柔地探出,那手指宛若兰花,将那绿瓷瓶提起,然后一下子捏碎,女子口中喃喃叹息:“只能早点放你出来了。”

这绿瓷瓶中是她温养的魂魄,是她冒险潜入皇城所取之物。

绿瓷瓶破碎,其中阴魂飘出,缓缓聚拢成人形。

不久之后,宁长久与宁小龄隐匿的身影将被再次揪出,而他们则会骇然发现,真正阴魂不散、破解了他们道门隐息之术的恶鬼,便是他们曾经师父的亡灵——宁擒水。

……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