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电子书 > 历史·穿越 > 三国之化龙 > 第288章 连小孩子都骗
听书 - 三国之化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88章 连小孩子都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姐夫!

又是姐夫!

诸葛亮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通过之前的那一番言语交谈,再加上李易一言就道出了他想要借力于袁耀的想法,诸葛亮在心中对李易已经比较佩服,白天时候的那一点不喜也淡了,反而觉得李易这人比较有趣。

可他哪能想到,自家姐姐刚走,李易就又开始自称姐夫了。

不过,现在的诸葛亮心中已经无法生出白天时候的那种的怨念了。

因为李易说了,哪怕所有人都不信他,李易也会信他。

尽管这种信任是建立在李易是他姐夫的基础上,但诸葛亮心里还是难免会有一丝感动。

全天下姐夫跟小舅子那么多,有几个敢说是可以无条件信任的?

毕竟还是小孩子,好忽悠,易冲动,诸葛亮觉得自己不能辜负了李易的这番信任,当即举手指天,起誓道:“襄侯,亮可对天发誓,刚刚所言绝无半点虚假,否则……”

不等诸葛亮说完,李易就一把把他的手拉了下来,又在他脑袋上拍了拍,无奈道:“你这孩子啊,我说了信你,便是信你,跟老天爷可没半点关系。”

诸葛亮大概还是头一次听到这般说法,在感受到李易信任的同时,还有些好笑,一直绷着的小脸上渐渐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李易见状,也是笑了起来,道:“这才对啊,你看你,小小年纪,就喜欢学那些老学究整天绷着个脸,长此以往也不把怕自己给憋坏了。”

诸葛亮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辩解。

现在的诸葛亮确实比较沉闷,平日里少有笑容,不过这不是他本性,而是落在袁术这地方,他心里苦,实在是笑不出来啊。

不过,或许道了南阳之后,会有不同吧?

诸葛亮想到将来,心中多了一丝希冀,向着李易深深一躬身,道:“多谢襄侯指点,亮记住了。”

李易满意的笑了笑,他印象中的诸葛亮,晚年时可能是因为身上背负了太多的责任与压力,就像一个决死的勇士一般,倾尽国力出祁山,最后病逝五丈原,很悲壮,让人忍不住唏嘘。

但是,早年时的诸葛亮呢?

李易觉得诸葛亮刚刚投奔刘备那会,应该是神采飞扬,自信且骄傲的一个人。

因此,李易在见到诸葛亮之前,猜想他应该是一个特阳光聪明的孩子,可实际上,诸葛亮明明小小年纪,身上却是带着一股浓浓的忧愁。

李易真怕长久这般下去,诸葛亮会长抑郁了,所以,他不时的逗弄诸葛亮几句,固然有恶趣味作祟,也未尝没有给他解闷的用意。

看着诸葛亮展露笑容,李易很是欣慰,他相信,现在的诸葛亮或许还不明白,但数年之后,再想起今日之事,他应当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然后鞠躬尽瘁以报答襄侯……

“咳咳。”

清了清嗓子,李易忍着笑问道:“好了,你还是与我说说那飞火流星之事,我也是当真好奇呢。”

李易心中的好奇一半是演戏,还有一半是真的,当日他只是判断出袁术在那边饮宴,然后就将伪玺丢了过去,至于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却是一无所知,因此,他的确很想知道袁术当时是如何处置的。

诸葛亮可不知李易心中想法那么多,如实的将当日的情况道了出来,等说道袁耀的时候,诸葛亮脸色稍稍有些古怪,道:“当日那飞来之物停落位置距离袁耀很近,以至于袁耀过于惊恐,一时把持不住,尿了裤子,当众出丑,袁使君为此大怒,当众呵斥,袁耀只能奔走逃窜,甚至道现在都没有再露面。”

“我听闻,这两天里,袁耀日日在家中醉酒,借酒浇愁,袁使君得知后,更加不喜,还遣人对其斥责,不过,袁耀似乎破罐子破摔,依然醉酒如故。”

李易听罢,在心里为袁耀默哀了一秒钟,那家伙挺让人同情的,当时的情况,被吓尿真的是情有可原的。

李易道:“你是想说,因为此事,袁使君对袁耀大为失望,所以,可能更加想让你改姓袁,而袁耀本就对你不喜,此时若是听到些许风声,肯定会全力阻挠此事?”

“襄侯明鉴,正是如此!”

诸葛亮拱拱手,然后苦笑道:“袁耀之前就敌视于我,在此事之后必然更甚,若非有襄侯来扬州,我恐怕早晚要亡于袁耀之手。”

李易对此很是理解,袁耀若是被逼急了,真的很有可能动用一些极端手段来对付诸葛亮。

那时候,袁术都不见得能保住诸葛亮,因为袁耀再怎么不讨喜,那也是亲儿子,只要他发话,有的是人给他办事,可诸葛亮的话,终究是外人,护着他的也就袁术一个罢了。

“袁耀纵然有心害你,但一旦动手,袁术必定震怒,所以,如果有法子不杀人,且能将你送出扬州,袁耀必然万分乐意,只是我如果主动上门去求,难免被他拿捏,所以,最好还是能与之偶遇。”

“偶遇?”

诸葛亮想了想,然后道:“袁耀过去除了在府中饮宴,最喜城东一家酒肆,襄侯可以命人留意此处。”

“很好。”

李易重重点头,道:“明日我与袁使君相见,会提出让你随我去南阳一事,袁使君若是应允自然最好,若是不允,我自会找机会去见袁耀。”

“还有,此事袁使君多半会问你心意如何,是否想去南阳,届时你当如何回答?”

诸葛亮蹙眉想了想,道:“我便说思念叔父,不忍与姐姐弟弟分别,同时,也不愿离开袁使君,两难之下,无法抉择?”

李易笑道:“两难是应该的,但你却不能提及你叔父,否则以袁使君为人,若是心生嫉妒,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是……亮记住了。”

诸葛亮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以他的年纪,大概还不是很理解吃醋这种感觉,以袁术的身份,自然不会与诸葛亮的姐姐计较,可如果是诸葛玄,那就不好说了,鬼知道袁术会不会醋意横生,然后干出点什么出格事情来。

要知道这位袁公路的脑回路是最清奇的,连断自家人粮草的事都能干出来,难保不会再度让人“眼前一亮”。

如此,李易又叮嘱了诸葛亮几句,这件事情基本就是说定了,然而,诸葛亮却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李易看得心中好笑,知道诸葛亮是在等他问那飞来的“神物”到底是何物,结果李易一直不开口,让诸葛亮有点憋得慌。

李易是什么人,一直追求利益最大化,骨子里蔫坏的那种,他一心要在诸葛亮心中树立一个高大上的形象,送上门的机会如果不好好利用一下,那他就不是李易了。

于是,在诸葛亮惊愕的目光中,李易忽然一手捂住胸口,面露痛楚之色,身形更是剧烈颤抖了一下,尽管是坐在那里,却是给人一种摇摇欲坠之感。

诸葛亮这个暂时还算是单纯的小少年哪知道李易的腹黑,竟然毫无节操连小孩子都骗,顿时大惊失色,赶忙上前,用力撑住了李易的手臂,焦急道:“襄侯,这……这是怎么了?”

李易苦笑了一声,叹道:“唉,无妨,只是来的路上遇到一些意外,身体上出了点小毛病,你无需紧张,不碍事的。”

骤然的变故虽然让诸葛亮有些慌神,但他的脑子还没乱掉,登时就想起了李易晚到了两天就是因为路上生病,今天在城门迎接李易的时候,杨弘也是第一时间探问李易身体情况如何了。

当时诸葛亮对此事没有多少在意,可现在想想,李易在来扬州的路上生病,这其中有一半都是为了他诸葛家啊。

一通脑补过后,诸葛亮只觉得自家亏欠李易良多,鼻头一阵酸涩,咽喉动了动,略显哽咽的说道:“襄侯且稍待,我这就去唤姐姐过来帮忙。”

说着,诸葛亮就要跑去后堂喊人,但李易却是一把将他拉住,摇头道:“不用喊她了,这病……其实也不算是病,只能慢慢调养,叫谁来都不管事的。”

李易说话的时候,目光微微散开,脸上带着淡淡的忧愁,看上去要多真有多真,诸葛亮在旁瞧得紧张不已,小眼神满满都是急切与不安。

然而李易这个家伙心里想的却是,诸葛亮的两个姐姐是碗里肉,想忽悠以后机会多的事,当务之急是集中火力,一波就把诸葛亮的好感度刷到最高。

听了李易的解释,诸葛亮不但不放心,反而更加担忧,脱口道:“怎……怎会如此?”

“唉。”

李易悠悠的叹了一声,在胸口拍了几下,诸葛亮也很贴心的给李易抚着背,帮他顺气,片刻后,李易的“病症”减轻,重新端坐好了,对诸葛亮道:“我大概知道,那所谓的飞火流星到底是何缘故了。”

诸葛亮有点蒙,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这刚还生病呢,怎么忽然就跟飞火流星扯上关系了。

看着被自己忽悠的一脸迷茫的诸葛亮,李易默默的给自己的演技点了个赞,然后缓缓说道:“两日之前,我心中莫名不安,以至于寝不能寐,便夜观天象,不想这一看,却是看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什么事情?”

李易平时若有空闲,便会与伏寿她们讲些故事段子来解闷,特别是鬼故事,慢慢的次数多了,这讲故事的技能也是越点越高,李易一开口,就让诸葛亮感到了一股浓郁的神秘感扑面而来。

在古代,天象是很有说道的,能看出一些门道的都是有大才之人,以李易的身份这么说,诸葛亮虽然诧异,却从未想过李易是在胡诌。

李易抬头望向窗外的夜空,目光深邃且飘忽,片刻后这才缓缓说道:“那夜,原本暗淡的紫微星骤然大亮,起初我还道这是吉兆,象征大汉否极泰来,百姓丰衣足食再无灾祸,然而——”

“然而怎么?”

“然而紫微星大亮之后,忽有荧惑星出现在紫微星进旁,夜空中金光大盛,刺得我双目剧痛,整个人昏昏沉如遭雷击,也不知过去多久,等我回过神再看时,荧惑星已经不知所踪,紫微星也比之前更加黯然,不过天空中却多了两道金光,一坠东北,一落东南!”

诸葛亮听得小脸紧绷,目中不时还有惊恐之色闪过。

紫微星暗淡,荧惑星现世。

如今的诸葛亮虽然还不是知天知地的大才,但也清楚,这两者都是大凶之相,再考虑到当今天子的情况,说是亡国之兆都不为过。

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国家要没了,就问你怕不怕?

诸葛亮紧张的看着李易,问道:“这可如何是好?”

李易目露惋惜,似乎是在为大汉的命运哀叹,随后又摸了摸诸葛亮的脑袋,道:“莫要惊慌,你姐夫我多少还算有些本事,无论天下有何等变化,姐夫都会保你周全的!”

“谢谢襄……姐夫。”

诸葛亮被李易的关爱打动,也不知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叫了一声姐夫,然后就些心虚的看了背后一眼,生怕被他姐姐听到。

“哈哈……”

李易情不自禁的笑了一声,然后又是一阵“虚弱”的咳嗽,等气息平复下来,继续对诸葛亮道:“当时我对天空中多出的两道金光很是不解,也不知道他们将要落在何处,不过听了你之前说说,我猜想不差的话,寿春城中的‘飞火流星’便是东南方向的那一道金光了。”

诸葛亮张了张嘴,只觉口中干涩的厉害,有些艰难的说道:“这难道是寓意袁使君将来……”

李易轻轻摇头,打断了诸葛亮的话,道:“不好说,不好说,毕竟谁也不清楚那两道金光是紫微星余光,还是荧惑星所化啊。”

诸葛亮额头不断的冒出汗水来,虽然李易说的轻巧,可这些事情太大了,他的小心脏有些承受不住。

拿起袖子在额头上擦了擦,诸葛亮往李易身边凑了凑,小声道:“襄侯,那晚随着飞火流星落入州牧府的,乃是一个燃烧过的木匣,其中所盛放之物,是五谷杂粮与一方白色的印玺。”

李易眉头一跳,故作不知的问道:“印玺?什么印玺?”

诸葛亮将声音又压低了几分,声音微微发颤的道:“袁使君,还有其余几位先生,皆称之为‘传国玉玺’!”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