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电子书 > 都市·青春 > 蒋先生的小娇妻 > 200 我心悦她 一更
听书 - 蒋先生的小娇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200 我心悦她 一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蒋朕!”叶桃夭从他怀里坐起来,目光复杂的看着他,认识他这么久,他说话的语气有时傲慢,有时冷漠,也有狂妄欠抽的时候,却从没有过这种自我厌弃的颓丧,这比自责愧疚还要让人心悸,一个强大自信到几乎无坚不摧的人,原本骨子里却是这样的脆弱?

她喊了他一声后,两人之间却是长久的沉默。

直到蒋朕自嘲的问,“吓到你了?”

叶桃夭摇头,在他面前,遮掩只会更加难堪,还是实话实说的好,“吓到不至于,只是有些吃惊罢了,毕竟你之前……”她声音一顿,勾起唇角,“之前表现的太过完美,任是谁见了,都会以为你内心定是如铜墙铁壁一样,这世上就没有什么是能撼动你的,谁会想到,你还有这种负面情绪呢?”

她绕开了脆弱俩字。

蒋朕眸光晃动,神色莫名,“你不觉得这样的我很可悲?虽然活着,却是生不如死,要永远背负着朋友的一条命,无法得到救赎。”

“不,我没觉得可悲,只是觉得这样的你……很招人疼。”这倒不是完全为了宽慰他,这一刻,叶桃夭的心的确为他隐隐抽痛着。

“叶桃夭……”蒋朕握住她的手,紧紧的,胸臆中翻滚的情绪他无瑕理会,只知道此刻,什么语言都苍白,唯有把她的名字刻在了心脏上。

叶桃夭看着他笑,笑容温暖,“还有,你说你背负着一条人命,得不到救赎,活着也是生不如死,但是对你的亲人来说,你活着却是他们的救赎,你死了,他们便也生不如死,所以,你这条命很珍贵,我也很感激上天,当初活下来的人是你,这样说或许对那人不公平,但若让我选择,我自私的只会选你。”

蒋朕听的心头越发震动,猛地用力一带,把人紧紧的搂在了怀里,气息不稳,声音微颤,“你真这么想?”

“嗯,千真万确。”

“就算是因为我的自大狂妄,才导致的他死亡,你也不会觉得他死的冤枉、认为该死的是我吗?”

“嗯,我很庆幸活下来的是你,而且,我相信,当初的悲剧是个意外,并不全是因为你的性格……”

“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不是,是跟你相处这么久,分析出来的。”说道这里,叶桃夭正色几分,“你或许是自大狂妄了些,但你的智商没问题,当时是什么情况我并不清楚,但我相信,你做出的判断和决定一定是有道理的,而其他的人想来也认同了,只是你是人,不是神,不可能每一次判断都完美准确,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所以,当时的悲剧,不能都怪在你头上,你更不用全部揽下来自苦这么多年。”

蒋朕沉默了,良久后他才哑声道,“我爷爷也曾这么说过,但我听不进去,那时候我觉得,理由再多,都改变不了杜蘅的死亡,而我却活着回来了,这就是罪,不用别人审判我,我就把自己关在了牢笼里……”

“所以这么多年,你才不愿踏出景园、也不理会世事、也不让任何人靠近?”

“嗯,我没办法原谅自己,杜蘅在地下也会怨恨我……”

“杜蘅就是杜瑶的哥哥对吧?”

“对,他跟我同岁,比起我,他更喜欢部队,我进部队是因为家族责任,而他是纯粹的热爱,而我把这份热爱给扼杀了……”他的声音低沉,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压抑哀伤,“如果那时候,我不那么骄傲,如果我把计划制定的再完美一些,如果冲在最前面的人是我,是不是就是另外一种结局了?”

“没有如果,蒋朕。”他的心结比她想象的还要难解。

“是啊,没有如果,所以我才活在了地狱里。”

“那你现在跟我交往是为什么呢?”叶桃夭忽然问,“是要把我也拽进地狱里陪你吗?”

蒋朕身子一僵,渐渐松开他的手臂,俩人目光相对,叶桃夭不闪不退,他近乎恳切的道,“不是。”

“嗯?”

她仰着俏脸,乖巧的等着他的答案,蒋朕冷硬麻木的心忽然变得柔软酸涩起来,“是想回到人间了,一个人太寂寞,需得你陪着才能觉得人间值的。”

闻言,叶桃夭总算暗暗松了那口气,促狭道,“人家不但值得,还很美好,你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的。”

“嗯,我也这么认为……”蒋朕也缓缓笑开,又倾过身来,温柔而虔诚的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谢谢你,夭夭,如果我哪天得到救赎了,那救赎我的人一定是你。”

叶桃夭眨眨眼,“我的荣幸。”

经过这一晚敞开心扉的谈话后,俩人的关系突飞猛进,若说以前还是在门口感情的大门口徘徊,那么现在就是登堂入室、渐入佳境了。

十点钟,蒋朕送她回了宿舍。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蒋朕还不舍得收回视线,夜里的风很冷,吹的他头脑无比的清醒,却偏又做着幼稚的事情。

韩长渊提醒,“五爷,回去吧。”

他实在想不到,五爷居然还会有这样的一面,明明人家都走的没影儿了,还不舍得离开,明天不就又见到了,至于吗?

他理解不了。

蒋朕依然站着没动,目光如今晚的月色,清淡却又有种难言的温柔,他没理会韩长渊的话,而是喃喃了一句,“长渊,我可能真的恋爱了……”

韩长渊没说话,却是虎躯一震。

蒋朕也没指望听他说什么,自顾自的又道,“不是出于责任,也不是因为她长得合我心意,而是因为我心悦她,我为她心动了,那种感受,长渊,你能懂吗?”

他越说越激动,有种想要倾诉的迫切,想找人分享他的喜悦。

只是,韩长渊显然不是个好的倾听对象,他干巴巴的道,“五爷,我不懂……”

他还是只单身狗,哪懂得什么风月?

蒋朕一腔热情像是被泼了冷水,幽幽的盯了他一回儿,在他头皮发麻时,才道,“长渊,你也该找个女朋友了,等回到帝都后,我让人帮你介绍。”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