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84章

作品:仙界巨擘系统|作者:付卡|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20 01:07:17|下载:仙界巨擘系统TXT下载
  “父神唤我了。”

  目光深处倒映着姜雾容貌,看了万年,第一次是觉得这般的眷恋,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在内心深处悄悄滋生。只是父神之命难违,只道一句“抱歉”转身便离。

  ·

  “父神,您此番唤儿臣前来。可有他事需要儿臣去办?”

  星辰遍布繁星皆亮,你来之时,他正在布列星阵,骨节分明的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的弧线,线尾有光亮成群。许久,他才转身看向你,“我听隅儿说你房中多了个女人,还是个仙。”

  : 他蹙眉问道,“可是叫姜雾?”

  “若真是他,你们绝不可能在一起。”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挥袖洒落一颗红星,“还记得你上次见过的星辰布列吗,你命星之下那颗红色的正是姜雾,红色代表灾星,而她是你的灾难。”

  “告诉我,你可有动心!”

  魔尊甩了下手中的七情锁,黑色的锁链迅速缠绕回他手臂上。那女子似乎掌握一些因果之力,不过能力有限,不足为虑。

  不知为何,他心头一悸,单手掐出一诀,身后空间迅速撕裂开一道界门。“今日本座有事,放你一次。不知这魔界中还有多少叛逆,想必下次你能好好交代一番。”留下一句意有所指的话,身影遁入裂隙中,向魔界深处而去。

  刚才那感觉,似乎有人触了魔宫结界,魔界中何人如此大胆?青年猩红的眼瞳中闪过怒火,身后红色的云雾披风化作双翼,凌空振翅,恐怖的音爆在身后响起,仅数息便到了魔宫。

  魔宫结界完好,但周遭被异火烧灼的面目全非,辛苦培育移植的奇花异树被付之一炬。青年因得了火珠稍稍好转的心情,又被挑衅的雷霆大怒。

  视线落在毫无所觉依旧冲击着结界的肥遗之上,七情锁祭出将之紧紧缠住,带刺的锁链深深勒进肉里。七情镇魂,黑色的锁链像活物一般吸收着怪蛇的狂性,不消片刻便使之安静下来。

  “妖界之人竟敢闯我魔宫,难不成想就此开战吗?”锁链将肥遗拖到身前,青年一脚踩在那蛇七寸位置,声音冷的吓人。

  温符霖是怎么做事的,果然太久没有调jiao过了,实力竟如此不济,真是丢脸。捏了一个指诀,一枚巨大的青色符文升上天空,魔尊若以此法召唤属下,必不会是什么好事,而这枚符印正代表着谛狩魔君温符霖。

  “等等!”

  异兽失控时的能量显然超出了温符霖的预估,风和扬起的尘土险些将人卷飞,但比起灰头土脸的自己更需要担心的是,这条会烧光周围一切的蛇去向了它不该去的地方。

  浑浊之界的深处,哪里只有魔尊的宫殿。

  失算,这是彻底的失算,刚才就应该用链子刺穿那条怪蛇得翅膀,让他向蚯蚓一样匍匐在地上,用不会被火烧化的链子在他的骨头上穿个洞让他在极寒之地肆意打滚看看能不能烧出一片温泉来。

  难得的愤怒与恶意赤裸的翻腾着,不用那份刻意的冰冷和淡漠做压抑,飞身赶向异兽所去之处却是在半路就瞧见那青色的符文。

  长叹一声,说到底这还是自己无能罢了,无响似乎是能感受到自己的主人闯了祸事乖乖口衔蛇尾环在腕上。

  温符霖不大想看魔尊的庭院已经被破坏成什么模样,只是径直在人面前单膝跪地,雪发垂散,倒是难得瞧起来乖顺不少。

  “是…属下无能。”

  她正要把如何遇见十尾的事儿与三哥细细分说,可三哥记忆中的十尾残暴又无情,甚至手刃自己的阿爹,她脑海里只存着十尾对她温柔的笑,她甚至要侥幸的想——或许还有一只十尾狐狸三哥不曾知晓。

  “我现在就去问祖母!”

  她迫不及待起了身,在三哥一脸迷惑中一溜烟钻出了房间,直冲祖母院落跑去。

  也许久不曾去探望祖母了,在她小时候,祖母也是最宠她的。这一相见,先是祖孙俩叙叙旧,熟练接过狐女递来的茶盏,掀开茶盖,待茶水温度适宜再递于祖母。

  “祖母,祖母。”她冲祖母眨眨眼,一副好奇又讨好的模样:“可以给孙女讲讲十尾狐狸的故事嘛?”

  林惊鹊怔怔的凝视着输送本源之力的那只纤长雪白柔荑,蔻丹鲜红如血。

  “若那残魂真是娲皇娘娘再世,我此举怕不是逆天而行。”低语喃喃似情人耳鬓厮磨,她神色复杂的望着那尊鲜活如初的玉白雕像,瞳色黑艳灼灼,若水墨丹青。耳畔又是造化道友的殷切劝告,她却置若罔闻,顾自沉浸在纷扰的思绪之中。

  .

  异变陡生,一条条深紫锁链忽然破冰而出,宛若风驰电掣的蛇吐着猩红的蛇信子朝林惊鹊而来。

  猝不及防之下,周身被锁链紧紧环绕,仙力顺着锁链缓缓涌出,形成一股“汩汩溪流”顺着神像汇聚。一股虚弱无力之感漫上心头,她的唇色霎时素白,心跳如雷。

  .

  又有一人闲庭漫步而来,一身水蓝锦袍,头顶檀冠,秀骨清像、姿容雅倩——正是神魔大战时道消身陨的南极长生大帝!

  电光火石之间,她已了悟一切。只怕那解开无生之地封印的便是这位赫赫有名的上古真神,没想到啊,没想到.....

  她银牙一咬,美眸噙着汹汹怒火,呛声道:“不愧是南极长生大帝,高深莫测,非我等可及。”

  她三人若陨落在此,只怕是成为众仙茶余饭后的笑谈,更是她鲁莽导致...

  索性殊死一搏,念及此,她体内女娲石本源之力再次汇聚爆发,争取片刻时间。

  倏尔指尖一闪,一道传讯符凭空燃烧,溢散出血红色不详之光——却是传讯仙尊、告知安危的。

  随着那宛如毒蛇吐芯一般都锁链拴上自己的时候玄同暗叫不好,因为自己体内的仙力正在飞速流失,不过此时越是慌张便越是着了长生大帝的道。

  ——哈哈哈哈哈,上古大帝风采今日玄同所见果真是佩服佩服,我一开始还在想这等布局究竟是谁人的手笔?不过长生大帝着几万年的缩头乌龟可不好当吧?玄同托大今日打算跟大帝斗上一斗!开!

  玄同话音刚落头顶三寸诸天宝录气彩宝光四溢,宝光之下周身铁链随之散去,锁链一点体内仙力不在外协,一口咬碎刚才与上生讨要却未曾吞服的仙丹,一股精纯仙力算是补上了之前的亏空,仙力得补玄同那天地法相协同三十三天至宝一同出现,三十三天至宝化三十三道洞天福景,玄同随即一口金色血液喷在至宝之上,洞天福景越发真实!隐约看去洞天之内好似有人跪拜祈愿,洞天福景硬生生压的冰窟之内淡黄符文宛如风中残烛似灭不灭,

  ——大帝不知道我着至宝还算可以?既然结局都脱不开身死,那我想跟大帝赌一赌着符文毁去会不会前功尽弃如何?上生,惊鹊敢不敢跟我一起赌上一把?

  玄同此番行径可以说是在豪赌,玄同在赌他二人是否有手段通知仙尊敢来,在赌自己能否在大帝出手前毁去符文,同时还在赌此地布局对长生大帝的重要性。

  异兽渐渐的冷静下来,它赤色的双眸又再度清明了起来,被人牢牢的踩在脚底下的它因为理性的恢复在颤抖着,它在惧怕,虽然之前是由兽性主导了自己,但并不代表着它没有这段时间里的记忆,它很清楚踩着自己的人是谁

  魔界之主,魔尊

  可以说是六界中最不能招惹的家伙了,清醒过来的斐伊恨不得立刻暴毙,为什么要来魔界深处惹这位瘟神,只可惜事已至此,也已经没有了办法,他颤颤悠悠的说道

  “小妖斐伊,见过魔尊冕下。”

  此时的异兽已经快抖成了筛子,生怕这位大爷一个不高兴把自己打死,当然,如果直接打死也是最好的,就怕是把自己捉回去,慢慢折磨

  “对不起,我会尽力赔偿的……”

  “呵!”波旬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狠狠踢了一脚那家伙蜷成一团的蛇身,“说的好轻巧,阴阳双生莲、红粉美人面、万年魔心木、三生情瘴花……,你这一身皮子能赔的起我这庭院一根草吗?”

  视线落在匆匆赶来的属下身上,波旬怒极反笑,七情锁挟着凌利破空声,舔舐上温符霖的肩膀,艳丽的血花绽开,几滴血溅到了恭谨低头的男子脸上,竟显出几分媚态。

  “愣着做什么?还不把这火熄了。”波旬面色稍霁,冷声吩咐仍旧跪地,不敢动作的属下。虽未说什么,但熟知魔尊脾性之人都明白,这事可以翻过去了。

  至于这只肥遗,妖界是什么意思,妖神与妖魔在他们地盘上闹翻了天,波旬也不会看一眼,甚至乐见其成。可若是惹到了他,那便少不得要付出些代价了。

  红色星芒在眼中显得格外刺眼,偏偏那颗星星是名为“姜雾”的女子,偏偏是他命中注定的灾难。姜雾虽是晏温万年的宿敌,但他们多数时候更像知己友人,亦或是更深层的关系,这方面晏温从未去想,也不敢去想。

  ·

  晏温曾经以为“动心”这个词于他来说遥远如星辰,无法触及。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或者晏温本身是迷茫的,或者是不愿去承认的,但是都不要紧,天尊已经在帮他做出了抉择。一瞬间心乱如麻,面前的人不仅仅是自己的父神,更是神界尊主,权利实力皆不容置疑。

  回答若是不和他心意…

  姜雾,还能有活路吗?

  ·

  强烈否决心情在胸口绽开,他不想让姜雾这么离开,就这么永远的离开。沉默良久,对上天尊颇有威慑力的双眸,继而乖顺低眉揖手行礼道。

  “儿臣…未曾。”

  离开无生之地的玉无尘并未避免生变索性直接离开了神界的统辖范围,一个人向着仙界走去。

  “我会展现我们之间合作的诚意。”

  “我要的东西跑了,您说总得有什么替他不是……”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自有意识就在这里了。”

  玉无尘不停搜寻着可以使用的情报,希望可以提取到有用的讯息。现在可以确定的是金灵珠与无生之地的封印破损必然脱不开关系。无任何灵力的无生之地是不存在可以产生灵智的条件,唯一的路径就是吞噬无生之地封印法阵中的能量。法阵是针对魔族设下,却未必挡得住灵珠这种得天地造化之物。

  就在玉无尘思索间,腰间白玉无瑕的玉佩突然震动不已,同时伴随着赤红色的光晕。玉无尘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这块玉佩是多年陪伴自己之物。他曾经利用此玉设下一个阵势,只要关联者燃放特定符箓,玉佩就会收到提示。这本来是为了在危机时刻保命的手段,而得到这种关联的人屈指而数。

  手掌握住玉佩的一瞬,玉无尘便已知晓发出符箓的人是谁了。但彼此之间还有不小的距离,然而林惊鹊的情况已是刻不容缓。“红尘……”

  剑匣浮现,玉无尘用剑气划开指肚,滴滴鲜血浸入剑匣之中。诡异纹路在剑匣表面浮现,妖异却又圣洁。“红尘三禁,吾以吾血炼红尘!”恐怖的气息随着红尘三禁的启动在这一方天地中尽展无余,甚至隐隐有突破玉无尘本身极限的征兆,安定的空间同时变得扭曲混沌。而玉无尘的脸色同时变得苍白一片。“走!”洁白的身影被灵气包裹,如同一道赤红色的惑星向着玉佩指引的目的飞去。

  冰窟之内,就在三人命悬一线之时,一道身影突然突破层层界限降临而至。而在身后,万道剑气铺天盖地而来,锁链难承剑气之威被瞬间斩断。玉无尘顺势来到林惊鹊身后,轻轻将人揽入怀中。

  “抱歉,来得有些晚了……”

  利声破空,身子一颤,他似乎还能够感受到皮肉被带起的触感。不过仅仅是一鞭的惩罚倒是完全出乎温符霖的意料,青年抬起头难得有些呆愣的看着眼前怒极反笑的人眨了眨眼。

  喜欢仙界巨擘系统请大家收藏:()仙界巨擘系统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